[达信日记 11]日常低调

*原创人物请注意

 

 

今天,仍是一个一如往常的一天。

 

信长除了平时的配音工作,还有一场试音会。

据从经纪人那里得到的消息,这是一个游戏配音的工作,专门制作提供给女性玩家的恋爱剧情游戏。

目前的工作已经结束了一项,紧接着又来一个新的,信长不得不佩服他的工作能力是多么有效率。

说是这么说,机会还是要努力接到才行。

 

到了制作公司前,信长一如既往的走了进去。

向服务处的工作人员证明身分并领到工作证之后,稳稳地往电梯走去。

这家公司制作的游戏信长已经参与多次,几乎都是认识的人,熟悉感减缓了等会儿试音的紧张感。

虽然已经不是新人,待在这个行业已经有了不少年,面对一场新的挑战,接下一个新的角色,信长依旧是干劲满满,充满说不上的兴奋。

电梯到达指定楼层发出『叮』一声,信长走了出去,在指定的试音室外面的等候室等待,周遭沙发,方桌休息用品都很齐全,沿着墙的柜子上还有一些饮水的纸杯,茶包咖啡包等等。

离指定时间至少还有一个小时,现在还是别的角色的试音。

他知道自己来早了。

信长伸长了脖子,视线从门上的玻璃穿透了过去,不过因为角度不对,他完全没有看到一个人,只有绿色的地板和几张椅子。

这里的隔音效果很好,信长并没有听到室内任何的动静。他望了又望,不禁喃喃自语:

「达央桑应该顺利吧。」

 

知道前辈会在今天来是因是在几天前的晚上聊天时意外得知的,当时他还十分的兴奋。

「真的吗?这样我又可以见到达央桑了!」

「八嘎,那天是要工作的,不要给我忘记啊。」

尽管充满典范前辈的台词从电话里传了出来,信长依旧可以听见达央声音中带着与他同频的情绪,上扬的语调更是不用多想。

达央的时间是在早上,而信长主要是在接近中午的时候。

尽管试音完后不会一起去吃午餐,达央将试音安排在早上代表他之后还有其他的事要忙,信长依旧觉得十分开心。

能多一次看到达央桑,就像是赚到了一样。

 

在等候期间,有几个同样与他时段的声优来了。

或许真的是太常在这里工作,邀请来的人信长基本都认识,虽然没有一起上台参加过见面会,一起配音的次数也是寥寥无几,毕竟游戏方面主要还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但关系也都还不错,没事都会上前聊个两句、互相打气的信长,对于看见熟人非常的高兴。

「信长,你也被邀请了吗?太好了,有你在我可以比较轻松一点。」

田中大大松了口气,彷佛看见了救星。

「什么啊,田中君你不是也在这里工作好一阵子了吗。」

同辈好友田中认真的表示:

「我不是那么会说话,有信长在,气氛一定不会冷场的。」

「怎么说的好像我是吉祥物似的…」

另一个站在相对魁武身形的田中身边的矮小后辈,有些兴奋过头的木岛手握拳头的插话进来说道:

「对了,信长桑。现在在里面的是铃木桑对吧!我刚刚听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是没错,不过你是会这么激动的人吗?」

印象中木岛君一直是很安静的后辈,忽然画风变了令信长有点不习惯。

田中站在一边无奈地叹口气,就像已经习惯了:

「这家伙完全是达桑的迷弟,在出道前就很崇拜他了。老是在那边铃木桑铃木桑铃木桑…你该不会也是抖m吧?」

木岛有点坐立难安:

「才不是呢!那完全是两回事啊前辈。话说我完全不敢叫铃木桑的名字,感觉好困难,我等下可不可以跟他握个手?」

田中一脸受不了的无视狂热小后辈并转向信长:

「说到这个,你不是很早之前就和达桑合作过了,关系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老是叫达央桑?」

「诶?不然要叫什么?」

田中想了想说道:

「『达子桑』,『达桑』,我记得好像还有同辈的是叫『达子尼』,大家都知道达桑很照顾后辈,希望不要那么有前后辈的距离感不是?」

「是…是吗?会有距离感吗?」

达子桑…达桑…达子尼…

信长尝试着喃喃自语,却觉得越来越不对劲。

一想到达央站在自己面前,白皙的脸庞越靠越近,充满震慑力的黑色瞳孔彷佛逐渐吞噬一样的照映着自己,然后要他叫他…

「不不不,我还是照现在这样就好了…」

「咦?怎么回事?只是叫名字而已吧。你的脸怎么突然发红?」

趁着田中疑惑的同时信长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企图转移话题的说道:

「什么都没有。」看着坐在一边的木岛君好像随时都会从椅子上跳起来,担心会不会影响到试音的信长往房间的方向瞄了一眼「还要一些时间才轮到我们,木岛君。我们先坐下吧,还要等一下。」

忽然想到某件事的田中拍了下自己的大腿。

「对对,说起来刚刚我是在楼下遇见木岛君的,还以为我们已经算是很早到的,没想到信长竟然还要更早,」田中不怀好意地拍拍信长的肩膀,意图明显的不能再明显「说吧,是看上这里的哪个女生了?」

信长实在觉得头疼。

「…为什么最后是这个结论?」

田中不以为然,数着指头,一个理由一个理由的耐心解释:

「成年男子,年轻男声优,还不擅长应对女性,照理来说会有很多女孩子觉得你很好亲近。」

信长低下头,忍不住笑出来:

「等一下,后半不太对吧?」

田中没理会他的吐槽,应接不暇的接着说:

「那不是重点,重点是没女生喜欢你、你没在交我可不信。」

「所以说,为什么一定要交往啊。」突然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几下,信长敷衍的应付了几下友人便拿出来,低头开始打字「啊,给我点时间。」

见本来好好跟他说着话的人已经抛弃自己,田中『丧气地』向后辈寻求温暖:

「木岛君,你看。女朋友一传讯息来就不管我们了。」

小后辈点点头:

「真的耶,所以信长桑已经不是单身了吗?」

「田中君你不要误导木岛君!」

纤细的指间迅速滑过屏幕,信长看了一遍自己打的字之后,确认完毕,才慎重的传送了出去。

「你…什么东西需要这么谨慎?」旁观的田中表示与平常不同粗枝大叶的信长很不一样「而且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传颜文字什么的。」

田中恢复就事论事的态度,不小心瞄到一眼后又退回座位去。就算是好友他还是懂得尊重个人隐私的。

「也没常打啦,」手指滑了几页,挑选了下最适当的表情文字之后传了出去「贴图也是会有,只是对于比较特别的人来说我比较喜欢传颜文字。」

「怎么说呢,感觉更加表达我的心情。」

 

田中表示很郁闷。

就是因为你现在这种忍不住笑起来的表情,才会有人怀疑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好嘛!!

木岛好奇的问:

「信长桑好认真,真的不是女朋友吗?」

「没有,真的没有,对我来说,现在心动的可爱女生还是二次元的比较喜欢。」

田中冷冷的表示不屑:

「你真的是宅耶。」

「很可爱有什么不好?」信长无所谓的耸耸肩「而且,现在我就觉得很开心了。可以跟朋友聚在一起,可以好好做着我喜欢的工作,有人互相问候,这样真的就很幸福。」

忽然开启的告白调戏模式,令田中不禁火了起来:

「你这家伙,知道我最不擅长你这样了对吧!」

「哈哈哈被发现了啊。」

在一旁看戏的木岛觉得超有趣:

「好有趣,田中桑和信长桑的立场突然调过来了耶。」

「少啰嗦,木岛。」

田中清清喉咙,往背后的椅背靠拢,瞇着眼睛说道:

「不管怎样,你是个好家伙,我敢说迟早你一定会找到你认真的对象。」

「…一定会。」

说着,信长再度把视线焦点放在前方的试音室。

不远处的试音室依然亮着灯,尽管相距着这么一点点距离,在空间相连之前彷佛都是两个世界,看不到人,听不到声音,只剩下满满的幻想。

再过一会儿。

只要门一打开,只要人走出来,视线就不再是平行的。

「我会的。」

是啊,田中君,我已经找到了。

我喜欢的人。

 

==========

 

「啊,开了。」

随着木岛君的声音响起,信长抬起了头。

那个他十几分钟前在脑袋里不停浮现的身影,从打开的白色推门走了出来。

还是老样子,戴着黑色粗框眼镜,身着一身休闲的服装,发型是放下来的乖顺,带着笑容的他即使在试音结束走出门外,依旧与音响监督聊得开心,边走边带着笑语。

信长忍不住站了起来,身边的木岛更是激动的蹦起来。

「喂,木岛君。」田中放低声量的提醒后辈「等下可是要去试音的,情绪不要太兴奋。」

「我我知道啦。」

木岛和田中纷纷走上前去,信长一时愣住急忙跟上。

「xxx桑你好。今天请多多指教。」

「多多指教。」

在招呼语过后,信长非常专心的回应xxx监督桑的每一句话,直到音响监督表示要回办公室去休息一下,让他们三人先到刚刚的房间里稍作等待,下一阶段的试音即将开始。

结束的时候信长才不自主的转移视线往那个方向看去。

就在这个时刻,他发现他们的视线相交。

「早上好,前辈。」

眼前除了达央桑还有一位刚刚与达央桑角逐的前辈,礼节都是必要的,总不能疏漏。

尽管是这样想着,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只注视着某个焦点。

说着话的同时,他再度的感觉到,情不自禁的笑出来是什么样的感觉。

好像光是这样就够了。

「早上好。」达央微微笑着「等下你们也都好好加油。」

「是!」木岛表示已经死而无憾。

「你真的很吵耶。」田中实在觉得很烦。

后辈三人表示”再见”之后,加上最小后辈的依依不舍,一个一个遵照负责等下流程的助理小姐的指示。

当木岛正努力听着小野原助理说着话的时候,排在后面的田中拍了拍信长肩膀,悄悄的往他耳朵小声开口:

「欸,信长你有发觉吗?」

田中有些紧张的声音让人疑惑,信长也任由他说,没有转过头,小声的回应:

「发觉什么?」

信长的回应只是让田中更加困惑:

「难道是我的错觉吗?达桑怎么好像一直往这里看?」

「…一定是你的错觉。」

信长也没及时去确认,前方已经轮到他的顺序,只好直接把这件事丢到脑后,当作没听过这回事。

但是田中君却深入了浓浓的疑惑当中:

……奇怪,那,为什么你耳朵那么红?

 

======

 

「达子,今天多多指教了,谢谢你。」

「我也是,谢谢。」

虽然说是接到了新的配音工作,达央也没想急着走,在安排的时间尚未到达之前闲来无事,打着充满私心的主意,边等着边和刚刚的一起选角的友人聊了起来。

「你是做了什么吗?怎么信长君一直往这里看?」

因为位置关系,达央是侧面对着后辈那一个方向,没有刻意注意的话不会察觉到动静,只是友人那一个方向就不一样了,正面的什么都可以瞄得清清楚楚。

嘿…

尽管在心里偷着乐,达央依然毫无改变的瘫着一张脸。

「那只忠犬,就别管他了。」

「还叫忠犬,你们关系是多好啊。」

友人呵呵大笑,接着表明他正和信长合作主持节目,对信长的印象很好。

这个达央自然是知道的,有事没事都可以在Line的聊天纪录上看到信长对于这位前辈的各种称赞和指教,今天前辈给予他多少的指导,昨天前辈又给他多少的了解。

看的达央觉得奇怪。

他怎么从来没觉得这人哪里多好了。

「但是越了解信长君,就越会担心他的交往啊。」

「嘛,都是大人了,这点事他会自己看着办。」

……说真的,你不用担心。

但是对方却丝毫没有发觉他的不对劲,站足前辈立场的说道:

「到现在我也没听他说过哪个女孩子好,一股脑地喜欢二次元的动漫人物,」友人佩服又怀疑的说「他该不会没想过以后的事吧?」

达央迟疑了一顿,原本想开口说什么却缩回了喉咙,翘起腿的回答:

「我们是他工作上的前辈,他想和谁交往就和谁交往,不用管那么多。况且,要个女孩子和那种课金课一堆的御宅族混在一起也不是容易的事。」

…已经进到的试音室里的信长不小心打了一个喷嚏。

「这个真的不好说呢。」友人点点头,表示赞同「刚刚那个助理如何?小野原酱,体贴温柔,非常照顾别人感受,跟信长站在一起好像还蛮和谐的。」

「不,她不行。」

这句话一冲出口达央就有点后悔了,自己的反应似乎有点太快了些。

冷静了一会儿,他才明说理由:

「她止不住信长的课金的,太温柔型的只会宠坏那家伙把家中生计搞坏而已。」

不过友人似乎没注意到,天然的继续问了下去:

「这可真是问题,那谁可以止住信长?」

「……这要去问他。我哪知道。」

不知不觉情绪开始起伏,达央顿时烦躁起来。

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几下,也不理会烦躁起源的友人,自顾自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在下一秒,忍不住地嘴角微弯。

注意到这点的友人放下装着茶水的纸杯,好奇的问道:

「看到什么有趣的了?难得会看到你看手机还笑出来。」

「不,我是在笑人傻瓜。」

虽然脸面上已经恢复平静,心中的起伏也渐渐平淡。

完全不如刚刚的郁闷。

情绪上恢复过来的达央并不打算回复,Line上呈现着”已读”的纪录,看完后直接将手机扔回背包里,心想着对方的反应。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背包里的手机又连续震动了几下,发出阵阵的摩擦声。

充满愉悦感的达央,上扬的嘴角越加明显,却也没想要再拿出手机查看的迹象。

在旁边看戏看得一脸”我懂了”的友人,忍不住打趣道:

「你啊,到底是交了女朋友还是被讨债集团追打啊?」

「都不是。」

达央喝了一口茶水,看着茶水水面上的倒映的自己,一口气的干个干净。

「只是被只很缠人的狗缠上而已。」

 

END

 

(小‧小‧番‧外)

 

洗浴完毕之后,已经是深夜。

信长半拖着身子,一股脑地倒在床上,原本想拿出手机再玩个几把,在浓浓的睡意前有些犹豫,却在开启的手机画面上看见达央桑几分钟前的留言。

他认真思考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播话键。

等待期间,想过对方不会接,想过对方可能已经睡了。

在下一秒,电话通了。

「什么啊,你还没睡啊?」

懒洋洋的声音。

信长将手机压在自己的耳朵下,和手机下的枕头一起呈三明治状,彷佛这样可以更加听清楚对方的声音。

「是的,要睡了,达央桑也是吗?」

「嗯。」

酥酥麻麻的鼻音,刺激的令神经时不时的抽动,想睡又睡不着。

身体累得动弹不得,时开时闭的双眼带着黑色眼翼不断上下舞动。

信长:「…好想抱着达央桑睡觉。」

有可能是因为睡虫逐渐失去意识,有可能是一时迷糊才会冒出口的话。

但是对于听话者来说可不一样。

信长的声音朦朦胧胧,尽管是钻进耳朵的却把人勾的心痒痒。

「你确定?」

让自己睡着,却不想想别人的感受。

「这样的话一个晚上都不用睡了。」

 

某人的话就像是在一片平静的湖水中,突然抛进了一颗震撼弹的石子,打破了所有的平静。

信长脑袋中的睡虫忽然消失个无影无踪。

「我…我要去睡了!!达央桑晚安!」

 

通话终了。

躺在自家床上的达央,笑着看着结束通话的提示标字。

今天,果然是愉悦的一天。

 

 

[蔚雨废话]

嗯,达信虽然没怎么正面说到话

希望有感受到,所谓默默秀恩爱的既视感23333

谢谢观看~

 

 

热度 24
时间 2017.07.23
评论(1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