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架篇16-2

生平第一次被查出敏感词

明明我写的在清水不过了……..

满脸问号?????

 

 吵架篇(下)16-1

[达信日记 15]吵架(中)

**OOC 请注意

信长缓缓睁开双眼,刚醒不久的意识没有让他立刻反应过来现下的时间究竟是白天或是夜晚,处在朦胧睡意中的视线仍然模糊一片,彷佛现实和梦境的一线之隔尚未断开,只要尝试闭上眼睛便即将再度沉于梦中。

远方传来的铃声越来越清晰,好像有人将十里远外的闹铃硬生生地搬到耳边,尽管起初打着重回梦乡的无视念头,但在不加理会却响了好一阵子的铃声的威逼之下,信长百般不愿的下了床,意识稍微清醒、脚步还有些跌撞的慢慢沿着墙走出房间,靠近客厅的电话座机。

来到因为没开灯而漆黑一片的客厅间,这时才从窗边毫无光线的景色察觉夜色已经在睡眠期间不知不觉的降临。随手开了灯,信长于电话边的沙发坐下,伸手去接响了一...

[达信日记 14]吵架(上)

*仍然注意ooc


(其实看到标题就觉得不太妙了吧)


指尖不停的敲打着桌面,感受着耳机中传来节拍与音符的律动,在好不容易结束最后一个音符的手放下了纸笔,感到疲惫的倚靠着椅子,伸了下懒腰。待在工作室好一阵子的达央从椅子上缓缓站起,视线从琢磨许久的乐曲纸张中移开,逐步走向音乐室门口。

即使是位在室内也可以闻到水气的味道,走出户外的门之前鼻间已经开始感到阵阵发痒,达央不禁开始回想自己究竟坐在里面多长时间了。

黑夜中,从窗口旁可以看见,路灯的照耀下细雨不断下着,蛙鸣不时穿插,绵密细小的水帘笼罩,形成安静的雨夜。

说到声音…

达央从口袋中掏出原本...

[达信日记 13]借宿

**注意OOC


工作结束。

和昨天及前一天,与往常差不多的时间结束。

原本还有一场惯例的聚餐,大家一起去吃个东西再各自回家的轻松时光。

但是这次信长推掉了。

在好不容易拒绝掉酒席的前提下,信长有些紧张地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几乎不会拒绝和大家相处一块儿的信长,在朋友们疑惑的眼神下踏上公交车,再度拿起已经翻了好几次口袋的手机,打开了阅读好几次以确保没有任何一点误会的Line内文画面。


『今天出了些小意外,我去你家过一夜。你的工作还是要好好做完,备用钥匙我记得在哪,不用担心我。』


天晓得他看到达央桑传这封讯息来的瞬间,心...

[达信日记 12]节目现场

「各位观众朋友大家晚上好,我是下野纮。」

「大家晚上好,我是岛崎信长。」


又到了固定的广播时间,虽然对于现在的信长广播不同以往已经是驾轻就熟的程度,另外还有十分可靠的前辈,安心感更是不同凡响,以至于在进行广播时他都是相当的放松,尽情的表达自我。

只是今天稍微不一样。


「信长君,今天是公开的实地广播呢。」

「感觉根本和见面会一样啊。」


因为广播多集,收到很多的粉丝欢迎,因而举办了现场的公开收录广播节目的活动。平时看不到观众的前提下,没有料到眼前座无虚席的人数的信长感到不可思议。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收听,突然觉得,好感...

[达信日记 11]日常低调

*原创人物请注意

 

 

今天,仍是一个一如往常的一天。

 

信长除了平时的配音工作,还有一场试音会。

据从经纪人那里得到的消息,这是一个游戏配音的工作,专门制作提供给女性玩家的恋爱剧情游戏。

目前的工作已经结束了一项,紧接着又来一个新的,信长不得不佩服他的工作能力是多么有效率。

说是这么说,机会还是要努力接到才行。

 

到了制作公司前,信长一如既往的走了进去。

向服务处的工作人员证明身分并领到工作证之后,稳稳地往电梯走去。

这家公司制作的游戏信长已经参与多次,几乎都是认识的人,熟悉感减缓了等会儿试音的紧张感。

虽然已经不是新人...

[達信日記 10]交往之后

虽然说了交往,达央却觉得难以适从。

一开始还有些期待,说不上的兴奋。

但事实上并不如他的想象。

两个社会工作人士,其他的工作他并不清楚,但像是声优这种随时可能日夜颠倒、生活时间错乱的工作,十足代表着两个人的共同时间机率低,况且之前FREE的合作,热潮已经消退,再度携手的可能性也大大降低。

信长…在做什么呢。

即使平常工作时间占大多数,达央还是时不时的这么想。

如果只是女孩子,打通电话传个讯息,他都可以预料到对方的各种回答,同时也更可以放下心来。

太忙没办法接电话的话,大都会在讯息中撒娇一下。

刚回到家时的话,大概会说个”很想念你”之类的。

两个人刚好有可以一起休假的时间的话,...

[达信日记 9]关于装扮……(番外)

直到听到刺耳的『喀喀』金属摩擦声时,信长发觉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站在自家门口。

回过神来,忽然发现手中正要开门的钥匙并不是家门的那一把。他不禁开始怀疑自己从结束庆功宴直到回到家一路上到底花了多久的时间没在看路。

「奇怪,是喝了酒的关系吗…」

进了家之后,随意的在沙发上放下了背包。信长慢慢地走到厨房,猜测可能是因为酒的关系而干脆到水槽边倒杯水来喝。

细长的手拿起玻璃杯,装了半杯的清水,信长喝了几口。

说是这么说,但信长其实自己知道,他根本就没有醉。

 

庆功宴很欢乐,只要混熟了大家在庆功宴就什么都会说。

关系好的就一起聊天,喜欢喝酒的就赌一把喝直到尽兴,平常工作不会开的玩...

[达信日记8]关于装扮…….(下)


七点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路边上的路灯一个个自动发出光芒,即使身处于暗巷的角落都暴露在亮光之下,令夜晚的街道显得格外明亮。

几片落叶随风飘过脚边,身穿简单休闲服的达央下了公交车后轻轻的踢开枯叶,安静地走了几分钟的路后,便看到了他的目的地。

虽然衣装简单,达央内心的波动可一点都不简单。

稍微看了下眼前的工作室大楼,他不禁有些感慨。

就算信长没有发此处的详细地址,过往常常来到这里进行配音工作的达央也可以毫无悬念的来到这里,毕竟在乐团尚未受到世人瞩目之前,他是在这里慢慢累积自己的实力的。

那些曾经在这里注入过声音的角色,是耗费他多少的努力和琢磨才出现在大家面前。

眼前的白色建筑,对于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