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信日記 6]关于装扮......(上)

关于这次歌之王子殿下6 th live的妆扮,其实达央考虑了很久。

当然,负责他造型的造型师知道他要求完美的性格,也非常愿意配合,因而给了他许多的选择方案。

比如说兰丸最明显的特征之一 - - 异色美瞳,比如说rocker常见的黑色皮手套,比如说将头发染成象征的银色。

但是没有一样让达央满意。

美瞳,自从上次饰演卡缪的前野桑带过之后这个选择从来没有被他考虑过,毕竟造型上撞车根本不是他的作风。

手套,到时候情绪整个嗨起来会场一定很热,他可不想途中出现麦克风突然因为手汗而掉下来的插曲。

而染成银发,更是下策中的下策,cos虽然是他为了角色束造的手段之一,但他不想因为cos兰丸而失去他自己原本的风格,这么做一点意义都没有。

到底该怎么做呢。

“叮叮”。

这时达央手边的手机叫了几声,他拿起来看了一眼。

是封简讯,署名人--信长。

…奇怪,他怎么会联络我?这家伙不是应该会觉得我快办Live而不敢找我吗?

不假思索,达央点开了讯息。

里面只有……长长的一段话。

--不好意思,达央桑,在这么忙的时候打扰你了。但是我受人委托要转交给达央桑一些东西,不知道达央桑现在在哪里呢?如果达央桑在忙的话,我直接放在达央桑家邮箱也可以,这封邮件就当作通知达央桑一声。

「这么多话,这家伙难道不会直接打电话过来吗?」

说是这么说,他想也知道,信长只是怕他在忙而已。

接着,他也敲了个字,传了出去。

--你在哪里?

没过几秒钟,甚至达央连手机都还没放下,下一封讯息已经传了进来。

--达央桑回复好快!我在达央桑家附近。

下面紧跟着一个充满惊叹号的狗狗贴图。

已经习惯信长的惊叹号反应,达央没把已经被惊叹号占领的手机屏幕太当一回事。继续打字。

--我在家,你直接过来吧。

--喔喔好的!!

看到连续两个惊叹号之后,达央便放下手机。

 

洗了一把脸之后,便听见门前的门铃声开始铃铃作响。

他悠悠的开了门,一看到那熟悉的后辈,原本脑中想好的几句开场白顿时消失,只剩下嘴边忍不住不断冒出来的笑声。

「咦?达央桑?」

「噗…哈哈哈,你在干嘛啊?」

「我?我怎么了吗?」

「吓我一跳啊,你自己去看看镜子吧。」

信长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顺便说句”打扰了”之后,熟门熟路的往卫生间走去。

达央没跟他过去,反而走了个反方向,到卧室拿了条干净的毛巾。

不知道是太久没和信长见面还是太久没这样笑过,笑的一时之间停不下来,在看见已经坐在客厅沙发的信长满满郁闷的脸时,更是乐呵。

「…达央桑,有这么好笑吗?」

「我说你,该不会是这样走过来的吧?」

「…走了十分钟。」

「哈哈哈哈…」

达央走到厨房的水龙头边,将毛巾沾湿。

信长的脸其实没有异状,真正出差错的是他的头发。

原本乌黑的浏海上,出现了一片的银色。如果说是整齐的一片就算了,颜色的部分像是一快闪电似的,在黑色的陪衬下极为明显。

湿了毛巾之后,达央克制住笑,走进了客厅,看见某人正在一副正经的思考颜色来源问题,不断的将自己的时间轴一格一格的倒退回去。

「到底是什么时候染到的?走路,买东西,被前辈委托,讨论…可是我刚刚只是在和木村桑练习而已啊…」

达央刚坐到他面前,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虽然关系还不错,但在这个时候听到感到有点意外。

「你刚刚和谁见面?」

原本低着头喃喃自语的信长听见前辈的疑问,抬起头说道:

「噢。是木村桑,木村良平桑。」信长见达央手中的湿毛巾后,便充满感谢的想伸手拿毛巾来擦头发「谢谢达央桑。」

「喔~良平喔。」达央哼了一声,却将手上的毛巾偏移了信长原本要拿的位置「你们两个怎么会凑在一起。」

连达央都没注意到,刚刚自己那句话除了”怎么”两字像是个疑问句之外,一整句话连同声音高低都像是”逼供”。

信长倒是有些奇怪达央桑怎么突然对木村桑感兴趣了,也没另外想的直接回答:

「因为是我私底下找木村桑出来的。」

其实只要局外人都懂信长这句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连说话的他自己都完全没多余的想法。想必大部分人都会认为:只是信长私自约木村出来练习角色之间的对话,而并非大伙一群人出来工作配音罢了。

只是原本清清白白的一句话,在达央听来,却变的很不一般。

「喔?你和良平在练习什么?servamp什么的不是早就结束了?」

「结束?喔喔,因为上次公布的工作表上”强欲组”的时间有改,木村桑通知我他需要去配合6 th live的练习时间,所以我和木村桑稍微有延后一些。」

听完信长的解释,达央只是点点头。

难怪上次酒会听小野桑说HEAVEN团练时良平也有到场练习,当下他还觉得奇怪。

信长看达央想得认真,不清楚是哪里有差错,便详详细细的说了一整段过程。

「之前监督桑一直很不满意,觉得利希特的感觉还不够火爆,还是有很多遥的成分存在。虽然都是有点冷冷的个性,不过既然是不同的人我也是希望可以配的出差异来呢。」

「因为我这次和木村桑的合作是搭档关系。嘛~虽然故事中的关系并不好,但还是希望可以演出那种自然而然的感觉,就算是吵架我想也有一定的默契才对,所以就另外找木村桑出来了。」

达央回过视线,看相一脸认真说着的信长。

「尤其是像hyde那样的人物,讲出的话又非常有他个人的风格,我想在正式配音之前更加习惯他的感觉。木村桑人真的很好,马上就答应我了,然后我们就”吵了一架”。」

信长满脸光彩,深深崇拜着说道:

「木村桑很厉害呢。就算是即兴吵架起来,也非常符合hyde的感觉。我有时候对于hyde的连珠炮弹我都反应不过来,真的会想象利希特一样直接出脚比较快呢。」

「跟木村桑讲过之后,他就开玩笑说”太入戏了吧”。哈哈,虽然不是配音方面的褒奖,果然还是很开心呢。」

看着不知不觉笑出来的信长,在工作中深深获得成就感的他,达央心中也是一阵高兴。

信长果然是很喜欢这份工作啊。

在以前free时期,他和信长也常常做角色之间的即兴对话。不但有助于更加融入角色,习惯角色的思考,更是会对合作的搭档熟悉度增高,也更有可能配合在一起。

但是该怎么说呢。

看着自己精心培养(调教)出来的后辈,和别人一起开开心心的合作着。

真是有够说不出的不是滋味。

达央盯着信长头上的那块银色,不明所以,忽然之间刺眼了起来。

简直是利希特头发的翻版。

彷佛陈述着,信长是利希特,是hyde的搭档,是木村良平的搭档。

已经不是他,铃木达央的了。

 

下一秒,达央的手抬了起来,湿毛巾”啪”的完完全全盖在信长头上那块银色的位置。

「咦?达央桑?」信长顿时不明白眼前不说一句话的前辈怎么回事,以为要给毛巾自己擦的同时,却发现达央的手跟着毛巾覆盖在自己的头上「达央桑我自己擦就可以了。」

「别动。」

信长不懂达央的思路,但他这时也没脑子去搞懂了。

正擦着他的头发的前辈,坐在他的正对面,距离比平时都还要近,不管是坐姿、脸部表情都看的一清二楚。

手部的触感,轻轻地拍着,从发根碰到发尾,动作细腻的不像平时。虽然隔着一块毛巾,温度也被水给冲淡,但就像在抚摸,不断安抚着他一样。

感觉真是,意外的好啊。

不知不觉沉浸在前辈的温柔的信长,在不知道要看哪里的情况下随意乱瞄,眼神一扫,在巧合之下,两人视线交会了。

 

 

一开始主动帮信长擦头发,达央其实还是有点尴尬的。

毕竟抚摸头发这种绝活,如果对象换成女性的话已经是亲密等级的触碰。

心思缜密的他,甚至忘记去思考信长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在突然的冲动下,他的手就伸了出去。

他只是想,把信长从木村良平的世界里,拖出来。

碰到那比想象中还要软嫩的黑发,他才开始想到,信长会有什么想法呢。

抵触。

没反应。

还是呆住呢。

这样的冲动实实在在地令他自己冷汗了一把。

在看见这个后辈就像小狗一样接受他的触碰时,他心中的大石才稳稳地落了地。

看来还…非常不反感的样子。

平常总是傻笑的脸庞,此时看着十分文静,弯弯的嘴角像是爱撒娇的狗狗似的;即使被教训还是不会老实纠正、总是讲个不停的嘴,此时乖巧的静静待着。

不管他做什么都会接受,不管他抛什么梗都会努力去反应,即使能力不够也会为了追上他而不断迈进。

果然是名副其实的忠犬呢。

正当达央心里默默地松口气时,他没想到接下来又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挑战。

毫无预警,双方视线交会的一刻。

 

信长的眼睫毛算是长的了,消瘦的脸颊使他的五官更加立体,比起女孩子纤细白嫩的娇颜,此时呆呆傻傻、两只眼睛稍微睁大的信长,左胸在不知名的原因下被搔的痒痒的。

如此的信长,达央更想欺负他。

如果把毛巾一把丢到他的脸上,他会说什么呢。

如果用力地把猛抓头发,他会有什么反应呢。

「信长。」

「是,达央桑。」

如果叫你把对前辈的尊称去掉,你的脸上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呢。

对你来说,我只是个值得崇敬的前辈吗?

「你…难道只是想当我的后辈吗?」

如果现在,此时此刻,我吻了你……

你会有什么反应呢。

 

TBC.

 

[小剧场:关于蔚雨的抱怨]

蔚雨:这么多篇日常了,该不该快点在一起了啊??

达央:…

蔚雨:不是很会撩女粉丝吗?怎么对信长就这么羞涩?

达央:……

蔚雨:你看看你,现在才亲人家额头而已,还是偷偷来的!

达央:(蹲+遮脸)

蔚雨:卖萌可耻!!!

 

 

老实说,要亲不亲的场面…快把我脑袋烧掉了……

实在很喜欢这种暧昧的感觉~~

我是不是有病?

到底要不要亲呢………

 

总之,先向歌王致敬。

6 TH LIVE 兰丸赛高!!

 

热度 25
时间 2017.06.02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