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信日記 5]醉酒?

「呼…呼…达央桑,已经到了喔。」

「…」

「啊啊啊别倒下去啊!对不起我还没有开门啊!再一下下就好了。钥匙…钥匙…钥匙在哪里…」

「…」

信长努力的不让达央倒在地上,一手撑住将前辈靠在自己身上,一手翻找着前辈的浅色背包。

或许是因为过于专注,他并没有看见达央窝在自己肩窝时,原本因为醉酒而发红的脸色更加红润,眼神比被酒精抹去意识时更加混浊。

虽然脑袋昏昏沉沉,喉咙也刺痛的麻木,但达央此时此刻却感到无比的享受。

一眼瞄去,即使背着走廊灯光的信长脸庞灰暗,对他观察后辈现在的表情却丝毫没有产生任何的影响。

纠结的眉神,嘴里不断叨念着“钥匙不在这里”、“这个夹层也没有”,有些着急的声调似乎不令他感到厌烦,反而是有些愉悦。

『叮!』

门终于在找了一段时间之后在卡片感应下开了,信长先将达央带到沙发前,仔仔细细的让他的手臂卸下自己的肩膀,尽力放轻力气的让达央坐在沙放上。

整段过程费了不少力气,信长早已经气喘吁吁。

「还好有在运动…呼…」

被温柔对待的达央似乎感到很满意,躺在沙发上的姿势更加随便,眼皮完全没有要掀开的意思,微微带着笑意的歪着头,呼吸声浅浅的传出来。

「呃…虽然很抱歉,虽然很想让达央桑多休息,不过为了明天着想,还是赶快起来去洗澡吧!」

见对方完全没有醒的迹象,信长有些苦恼。他记得刚刚在酒宴的时候,达央桑有提到他明天还有工作,现在浑身酒气的应该需要清理一下吧?

「达央桑…达央桑…」

完全下不了手去叫醒,信长决定还是先去泡杯醒酒的饮料,让达央桑能先睡多久就睡多久吧。

只是转身,将背部留给后面的人的瞬间,信长下一秒心跳「啪!」的一跳。

转过头,他看见达央拉住他的手腕。

视线再往上移,信长看到那一直以来夺取众多粉丝爱慕的黑色眼瞳。

「达、达央桑?」

「不准走…」

「我、我只是要…」

「我说了,不准走。」

接着近乎是一个天旋地转,信长原本头顶的天花板在一瞬间暴露在自己眼前。

在感受到一股背后的疼痛时,信长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原本达央桑的位置。

达央欺身上来,双掌抓住信长的手腕,膝盖跪于他双脚之间与侧边,酒醉而体温飙高的他,脸庞红红的,双眼朦胧,喘息之间带着重重的呼吸,嘴里不断的小声叨念。

看起来十分诱惑。

信长忍不住吞了个口水。

「达央桑!你还清醒吗?我是…」

不行,他要保持理智啊!

达央桑肯定是看错了人。就算接下来发生什么事也都是酒后行为,达央桑完全不会记得的。

「信…」

「咦?」

或许是被达央的高体温感染,信长觉得自己突然也开始呼吸急促,温度升高。

崇拜的前辈,在醉酒的时候,叫着他的名字…

「…子酱…」

「…」

所谓被浇了一冷水的感觉就是如此吧。

失落感蜂拥而至,明明几秒前他还浑身发烫,突然之间全身上下冰冷到不行。脑袋瞬间清醒,心跳恢复平稳,刚刚一瞬间丢掉的理智忽然回归的完完全全,一点都没少。

信长吸了一口气,瞇了瞇双眼,一个用力把身上的人架到旁边,动作不自觉地粗鲁了点,令被扳倒的人微微发出抗议的声音。

「…对不起,达央桑。」

为什么我会想发脾气?

不管我多失落,达央桑一直都是一样的。

我根本没资格不高兴不是吗。

 

起身之后,信长没再回头顾忌什么,迅速的将厨房里的绿色马克杯填满饮料,回到客厅,轻轻地把杯子放在桌子上。

「达央桑,可以起来喝点东西吗?」

不自觉的微微保持着距离,信长坐在达央旁边拍拍他的肩膀。

也拍了也说了一段时间,达央才终于有一点反应,竖起身子的坐了起来,见机会来了信长连忙将杯子凑上达央的嘴。

「达央桑,喝完这个就请去洗漱一下吧。」

「…」

「赶快结束就可以早点休息好吗。」

「…」

「我先去放热水,达央桑要喝完喔。」

 

信长离开客厅后,漫步走向浴室。

打开浴室的门,信长环视了一下。

…真的和达央桑之前上节目画的浴室一样耶。

好厉害!

怎么有种,来观光的感觉?

稍微脱离了刚刚的失落,沉浸在崇拜粉丝氛围的信长才想起原来的目的。

将热水放满后,浴室早已升起暖暖的蒸气,镜子更是弥漫了一层模糊的薄膜,令人看不清,其中照进了一片白色。

「…咦?」

信长转过身,才发现镜子照进的是达央身上的衣服。

他慢慢地走近浴室,行走之间似乎有些困难,双手扶着旁边的墙,摇摇晃晃的,彷佛随时会倒下去。

「达央桑!你怎么自己先过来?小心!」

就像是去接掉下来的易碎玻璃一样,信长急急忙忙地冲过去,接住了身摆歪斜的人,一把抱住了浑身酒气的前辈。

整个过程吓得他一身冷汗。

「这是意外这是意外……前辈对不起前辈对不起…」

这样的肢体接触,他从来没想过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

啊啊啊,达央如果知道了一定会杀了我的!就算再乱来,他也没有胆子对崇拜的前辈做出这种事!

信长惊慌的闭起眼睛,拒绝看见他身上的人的任何表情。

情绪开始混乱的信长,完全没有发现在他怀中的前辈丝毫没有一点点的反抗。

平时两人之间咸少肢体接触的状况,此刻的达央在碰到一股舒服的温度的同时,更像是放下所有戒心的刺猬,依赖着这份温暖,

就像是撒娇一样。

只可惜,早已经吓死的信长没有一点分神的目睹这难得一见的时刻。

 

「呼…呼…达央桑,已经可以去洗澡了,水已经放好了。」

信长深深呼吸,使力的把达央扶正。

没有受到醉酒的人的反抗,多余的动作都没有,信长感到一阵庆幸。

还好…虽然到目前为止已经快让人受不了了。

达央桑算是不会太闹腾的类型吧。

慢慢带他走进浴室,信长有些微蹲地盯着对方的眼睛。

「达央桑?你还醒着吗?」

「…」点头。

「可以吧?那我先出去喔。我会把达央桑的衣服放在外面的柜子上,请好好洗澡吧。」

信长才往前绕过面前的达央一步,就听见对方以不急不缓的,低嗓的声音说着:

「你要去哪里?」

「咦?」

「我说你可以出去了吗?」

「但、但是,达央桑要洗…」

达央回过身,慢慢地靠近信长。

温暖的浴室里,蒸气浓密的不断上升,视线有些模糊。

小小的空间里,回音异常的响亮。达央说的每一句话在此时好像都被放大了数倍的不断回响着,令信长无法回应的开始当机。

在此刻,信长一时之间以为达央是清醒的。

若不是清醒,怎么能发出这么好听的声音呢。

 

在信长胡思乱想的时候,达央已经站在他的面前,并且不断的在靠近。

「咦?咦咦?达央桑?」

信长不禁小步退后,而达央更是悠然的继续向前逼近。

「动作老是慢吞吞,是打算让我等多久?」

「什、什么?」

当信长不得不被逼到墙边的时候,他看着眼前的前辈忽然一手堵在他耳边的墙上,白皙好看的脸庞倏然逼近,原本已经看得清的眼睫毛瞬间更加清晰。

「…!」

早已经无法表达任何反应的信长,此时此刻完全无法动弹,感受着距离超级无敌近的呼吸,心脏麻木的颤抖着,让原本温暖的浴室是更加闷热起来。

静静看着的达央,毫于预警地露出了一个让信长早已削减很多的生命值变得更加稀少的微笑:

「你脸红的样子也是蛮可爱的嘛。」

「!!!」

近乎是致命的一击,信长忍不住的软了腿,直直地坐到地上,身体无法控制的开始颤抖,双手紧紧的掩盖住整张脸。

 虽然说很喜欢前辈,但是日常模式的达央桑根本不会以正面的姿态说出这种堪称”羞耻”的话,要他有防御力,更是难上加难。

就像是做梦似的,达央桑也喜欢自己一样。

 

在手指的隙缝中看见达央也跟着自己蹲了下来,想到刚刚的画面可能会再次上演,他不禁情绪激动地挥着手:

「达央桑!我说…」

以至于,信长不小心触碰到旁边的水龙头开关,水花"啪"的突然从挂在高处的莲蓬头撒了下来,湿了两人一身的衣服。

突然之间的插曲,让信长马上抛开脑袋里的种种幻想,情绪更加激动地想要道歉,却在要开口的时候,看见达央将自己的浏海以手往上梳,温水流过的秀发更加服贴,脖颈之间异常的性感。

「都湿了,要不干脆一起洗?」

「!」

「不是你让你自己湿的吗?难道你不是想…」

「我我我!」

一想到和达央一起洗澡的画面,信长再也受不了,一鼓作气的站了起来,也不管瞬间的站立令自己视线有些昏花,一溜烟的冲出浴室,顺带上一句话:

「达央桑醉酒请小心不要跌到!」

 

过力的关上了门,信长也没在意身上是不是流着水。

回想着刚刚经历的所有事情,一时之间让他无法平静。

「我错了,达央桑一定还是醉着。」

是啊,不然那些事情是那个清醒的前辈做的出来的事吗?是醒着的话应该是把我立马轰出浴室才对啊!是这个画风才对啊!

「前辈不记得这些事的,我也要赶快冷静下来。」

信长再度深深呼吸,不断抹去脑袋里的记忆。

一段时间之后,觉得自己冷静了点,便移步换起自己身上湿个满身的衣服。

 

 

当达央洗完澡,穿上后辈说好放在柜子上的衣服后,披着毛巾走了出来,看见一脸疲惫的他坐在沙发的扶手边,安安静静的睡着。

悄悄的走近,达央的动作完全没有一点迟缓的跟着坐了下来。

看着信长的睡脸,稳稳的呼吸声,眼皮边的睫毛有时还会轻轻地颤抖,像个小动物一样的缩在沙发边角,不管从哪里看,心里都是大大的满足。

像是鬼使神差似的,达央温柔的环住信长的肩膀,在没有吵醒人的细腻动作下,微微的低下头,在他睡着而歪歪的额头上,留下一个毫无痕迹的轻吻。

 

将橱柜里的毯子盖在信长身上后,达央准备回寝室睡个小觉。

脚步移动之前,他忍不住的又看了看那个窝在沙发上的小后辈。

 

哼,笨蛋。

快点注意到吧。

 

END

最近看到有大大的达信醉酒、浴室嬉戏,一时间各种脑洞不断跳出来,虽然有些老梗,但就是老梗才让人兴奋嘛!!!

写的超级开心,希望大家跟我一样看的愉快喔WWWWW

 

热度 42
时间 2017.05.17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