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信日記 4]FREE! 发表会之后......

夏天的海边,在夜晚的时候很安静。

海水在月色的照耀下,不再是白天那样蔚蓝的海洋,而是带着清幽的靛色,倒映着明亮的月光闪闪发光。

不刺眼,却引人注目。

 

信长已经坐在沙滩上好一阵子。

平时话最多的他,此时一个人在离潮水一段距离的地方静静地坐着。

迎着海风,沉浸在海水的声音中,久久不离。

看起来孤单,但信长却不寂寞。

他的心中满满的喜悦。

 

FREE以剧场版再度出现在众人眼前,迎接着粉丝们的欢呼。

感人肺腑的故事,活出台本的角色,以往合作融洽的工作人员,熟悉的前辈,全部都是他隐藏在心中的喜悦。

令人忍不住兴奋。

对他来说,FREE就像是他熟悉的家园,大家就像是他喜爱的家人。

再次重返,怎么不叫人开心呢。

 

脑袋中浮现的几个人时,更是令信长不禁笑意满盈。

稳重的平川桑,欢闹的代永桑,以及……温柔的达央桑。

 

虽然平时遇到也会互相聊聊近况,但是也只限于空闲之时,大家都有工作,分散在不同的工作室,能够有偶尔传传讯息、说说电话的心都不错了。

这次可以再一起工作,信长从来没有那么感谢京阿尼的制作人员。

 

过去所有剧情的讨论,所有情绪表达,所有开心的回忆,好像都将再度回归。

大家再一次的,团结一起的,为FREE配音,为FREE的角色重现生命。

 

想想就坐不住,想想就忍不住行动。

带着如此激动的心情,信长一个人就出了门,随着电车的移动,踏上海滩,化身为遥。

或许是因为好久不见了,热爱游泳的遥,视水为生命的遥,他就像活在自己心中深处,成为专属于他的一部份。

即使刚开始略有生疏,信长还是很快地找到了遥的心情,以及对于水的执念。

和遥一起,沉浸在水的幻想世界。

舒爽的海风,彷佛渐渐将他包围;冰凉的海水,彷佛渐渐将他包裹。

除了这些,剩下就是自己的呼吸声与心跳声。

宛如与水融合。

 

「喂!你在干什么?」

一阵呼叫惊醒了信长,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背后的人紧紧抓住,同时,视线中只剩下一大片海洋,也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走向海水中,脚下的皮鞋底部已经沾湿,踩在细软的沙滩上。

「咦!我是什么时候!好险啊…真的非常谢谢…」

信长松懈似的呼了个口气,有些懊恼自己怎么入戏这么深时,同时转过身来想向对方道谢,在看见真面目时却又忍不住的惊呼。

「达央桑!」

「吵死了。」

「达央桑怎么会在这里!」

「……我就说每次打给你声音都那么大很诡异,明明打给别人都很正常,就是你这家伙老是大惊小怪。」

突然见到前辈的心情平复之后,信长才意识到,自己手臂上的厚实手掌依然还没有放开。

虽然隔着有一层布料,还是轻易的感觉到对方。

掌心的紧握,微微渗出的汗水。

达央桑是在紧张吗?

「挑这种半夜跑来海边到底在想什么,远远的看都会以为你要自杀好吗?好歹你也算是有点人气的声优,这么想上新闻社会版?」

熟知达央都会发现,他情绪起伏的时候会特别话痨,说的话特别坏,音量飙高,眼珠子圆滚滚的,没了原来行云流水的模样。

在”熟知达央”这一块,信长或许算是半个翘楚。

至少他现在知道,眼前这个状态的达央桑,正是在担心他。

「真的好像。」

「虾?」

「现在的达央桑完全和真琴一样耶。」

「……完全不一样好吗。」

彷佛被敲了一棒,搞不清楚信长的脑回路究竟是怎么运转的达央顿时没了一开始的火气。

用力的甩开不知何时抓上的手臂,达央随性地坐了下来。

见状,信长隔着一段距离的跟着坐了下来,当然,离海水远远的。

「不,真的很像,就像真琴关心着遥一样。」

「常常我也会想到,我跟遥一样都是幸福的人,身边都有很多关心自己的人,所以才可以一直做自己。」

就像在广播中说过的,因为有着温柔的前辈在,才可以任意的说话,放纵的没有尺度,虽然会被责骂会被教训,但如此的自由,真的很开心啊。

虽然有人说,戏前戏后的遥和真琴完全是不一样的两个人,但在更深层的地方,也许是心理上的部份,信长和达央就像是遥和真琴,互相关心,只是表达方式有点出入。

「实在不知道你是脸皮多厚才可以在这么辛苦的人面前说出这种话。」

「啊…说的也是啊。哈哈哈,实在太感谢了,达央桑。」

即使是在工作之余,荧光幕之外,两人的相处模式彷佛成了自然而然,除了前后辈的关系,更是多了一份可以谈笑甚欢的好交情。

没有多余的狡诈,只是诚心对待。

打滚声优界多年,达央一直觉得信长是个很神奇的家伙。

在他面前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的少根筋。

「然后勒,三更半夜跑来这做什么?我可不记得你搬家搬到这里。」

「其实也不是什么事啦,前几天不是FREE剧场版的发表会吗?一时之间很激动就想象遥一样来看看海。」

信长一边看着海,一边微笑的说着。

自然而然,就像和遥对话。

心情十分放松,彷佛随时随地会再回到遥的世界。

 

「…不过好歹你也装扮一下吧。什么都没带。」

该不该感谢一下这个粗神经的后辈呢。

正是因为他连帽子眼镜什么的装扮用具都没带,来到这里的时候便马上的认出他,也立刻阻止某人的愚蠢行径。

在”啧”了一声之后,达央便将自己头上的棒球帽狠狠地挂在信长头上。

「咦!」

「给我戴上,笨蛋。」

摸了下头上的帽檐,一想到原来是达央桑戴过的,就像拿到珍贵的奖赏一样,心里开了花,信长忍不住笑了出来。

「傻笑什么?」

「为什么,嗯…因为真的很开心,谢谢达央桑。吶,那达央桑怎么办?」

达央白了一眼,接着把背后的连衣帽带上。

在阴影下的脸庞,暴露在月光下的鼻翼和嘴唇,黑色浏海和阴影合为一体,光是看起来,富有神秘感。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成为了自己众多前辈之一。

应该说是,很喜欢很喜欢的前辈。

 

「那达央桑呢?怎么会来这里?」

「嘛,理由有很多。」

「诶~不能告诉我吗?」

「也不是不能。」

「嗯嗯,为什么?」

「我不告诉你。」

「咦!」

果然,调戏忠犬真是心情愉悦啊。

看着这家伙呆呆傻傻的,心里好像被满足似的膨胀起来,其他多余的烦恼好像都不见了。

明明在过去众人耳目中佳评的新人,近年晋身为前辈的信长新人一阵好评中,常常有那种”岛崎桑好温柔”、”不愧是岛崎桑”、”岛崎桑好厉害”的评语,时常饰演冷漠型角色的他,这样的反差感还是令人意外。

虽然达央他知道,信长很善于观察细节,懂得人际相处,对于面前的人对待方法调适的利落,让人觉得和他交往十分的自然。

可正因为这一点,达央才认为,愿意在他面前玩闹的不知分寸的信长,自我接露的坦荡荡,几乎没有掩饰的在自己面前傻笑,该怎么说呢……

就好像,全心信任你的,那种样子。

虽然不想告诉他,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不过老实说:

其实就和信长一样,对于FREE剧场版的期待,以及来到这里调适的心情。

明明配过比信长更多的动画,担当过很多的角色,对于角色的心情调适也做过各种的方法,跑到这么远的地方还真的是第一次。

难道他也被信长传染了吗?

真的是傻透了。

在打算来之前,达央一直在琢磨乐团的新专辑,乐曲的疯狂程度、拍摄的表现张力,忙完一段已经是深夜,在大家打算要不一起出去喝酒休息的时候,精神力已经殆尽的他只想一个人静静,49了解他的没有多说什么,拍拍他说了再见之后,便不像以往的自己似的冲动的来到了这个海边,看到了信长。

就像猜到”遥”会到这里来一样,所以”真琴”也跟着来了。

不可思议。

接着,他自己就慢慢的走了过去。

明明想要一个人静下心来,明知道和信长处在同空间等同于绝对不会安静下来的吵杂地带,达央还是向前走的去接近他。

和他说话,心情反而更加平静。

看着那张呆呆的脸,精神顿时抖擞。

疲惫,虽然也还是有,却逐渐舒坦。

真的是很奇怪。

 

「嘛,我要走了。」

「咦?达央桑这么快就要走了吗?」

「来的目的已经达成,就不用待在这里了。」

达央站了起来,看到依然在坐在一旁的信长,抽出原本窝在口袋里的手,微微弯腰的朝信长伸去。

「走吧,信长。」

 

END

 

我觉得你们可以在一起了怎么办!!!

希望达央没有崩……

要让这货正常的甜蜜蜜好困难。


之前FREE的消息炸出来之后每天都看着4人拥抱的照片傻笑呵呵呵~

真的好开心!怎么会有这么和谐的四人组呢~~~

就忍不住YY了这段

 

最后的画面,请参考每季FREE的第一集~

希望有人知道我在说什么嘿嘿^^


热度 27
时间 2017.05.12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