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信日記 3]手表

普通的定义很难把握。

最简单的判定方法,非世间所谓的定价莫属。

一个值五块钱的,和一个值五十块的,之间所相差的观感可以十分果断地说,五块的普通。

但世界上的人们是具有感情的生物,也就是说,一旦加了感情的要素,五块钱也可以升华成五十、五百、甚至五千的价码,比起另一个五十块不普通的多。

这就是所谓的价值。

 

所以当信长发现他长期以来携带在手腕上的表不见的时候,心里的慌张自然无法短时间释怀。

 

那不是什么高级的名牌货,更不是从某国进口的舶来品。

铜金的颜色,时针和指针相当纤细,以罗马数字1~12排列一圈,边框还有一圈淡金的圆环,棕色的表带更是突显了整支表所具备的怀古风味,看来十分别致。

以市面上的价格来说,真的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支表。

但即使表框旁边已经有一点点的磨损,掉漆的部分透露出里头铁的灰色,表带的缝线也开始脱了,信长还是一直一直带着它。

 

早上起床,信长朦胧的张开眼睛、恢复意识的时候,第一件事不是拿起手机滑动未阅读的消息,也并非坐卧在床铺上伸直懒腰,而是先将昨夜解下于床头柜的表戴上。

他担心,自己会忘记带。

工作回到家,淋浴之前,他会小心的将表拿下,放到从始至终固定的位置,从来没有乱放过。

他担心,自己不靠谱的脑袋会将表的位置忘记。

 

古铜色的表,一支可能世人都会觉得普通的工具,信长把它当作自己第二生命般的悉心使用。

却在来到工作的录音室时,开朗的向合作前辈打招呼时,才忽然意识到原本在手腕应要有的硬梆梆固体触感,已经消失无踪。

信长一时之间还以为出现错觉,心里突然扑了个空,空荡荡的无所适从。

一手用力地将左手边的袖子上提,只看见自己那微显骨头的手腕。

空空的,视野里只剩下一点点曾经携带过的压痕。

信长就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般,用手摸了下一直以来带着表的位置,却只感觉到自己手指的温度。

一直以来存在的金属冰冷感,无机物,从此之后不再存在了。

 

对于信长来说,那支表根本不是什么普通的饰品、工具。

可以说是价值千金,不,就算是万金他也不愿意转让。

联系着他情感的东西,对于携带者来说,无比珍贵。

那可是,达央桑送给他的啊。

 

某一次录音时,他的状态异常不佳,配音的速度和动画上的角色嘴型闭合对不上,他还没说完,角色已经闭上嘴开始沉默;他提升速度,角色嘴角又隐隐露出缝隙,似乎还有没讲完的话。

频频出错,虽然录音室的监督对他这个半新人十分有耐心,身边的前辈们朋友们也体谅他状态不佳,但他自己却无法适从。

怎么办…怎么办…拖延到其他人的时间了。

紧张的情绪逐渐浮出表面,从锁住的笼子里窜出。

心情感到紧绷,压力逐渐扩大。

眼神时不时的飘向后面的监督,信长觉得干脆去拜托监督让自己留下来单独录音好了。

『趴擦!』

沉浸在自责世界的信长忽然抬起头,看到一同主演的达央脱下手腕上的手表,在看到自己注意到之后笑了一下,接着将表朝他的方向抛了过来。

「呜啊。」

稳稳地接到手掌中,表带上还存在着主人的温度。

暖暖的,令信长顿时,不可思议的,静下心来。

「突然听到我的日程改到今天,有这么惊讶吗?都过了快半个小时了都还没回过神。」

「我…我不是惊讶,达央桑,我是有点紧张而已。」

「好了,接下去给我一次成功。」

「咦!」

「不准给我说想要最后自己一个人留下来配的蠢话。」

「可…可是…」

信长承认,在以为不会看到达央桑的一天忽然见到让他心情激动,在并列站立的时候更是无法放松的像往常那样配音,嗓音时不时不小心添上些颤抖的音色。

要现在马上冷静下来,他无法确定绝对做得到啊。

「看着它。」

「?」

达央指着信长握着的手表,表面的秒针仍然静静的一秒一秒走。

「给你一点时间,用那只表把你的问题给我解决了。」

 

接下去的配音,信长找到了角色的说话时间长度,使用着那只表将自己的语速完美的含括在里面,情绪起伏、音量大小保持水平,监督欣慰的点点头。

在结束的时候,信长向每一位同事道谢。在看到达央收拾自己背包时,一溜烟的冲到他的面前。

「达央桑!今天真的非常感谢你!」

一脸洗去原来紧张的信长,面带满满的笑容,气场暖暖的,彷佛和半小时前的人彷佛从完全不同的世界交换了一样。

「嘛,最后表现的还可以吧。」

「哈哈,其实那时候我真的想过要去找监督桑让我最后留下来。」

「唉,你求救讯号发的太明显想不注意到都难。」

出错的时候,信长总有个毛病。即使没人提醒,声音就是会自动弱下好几阶,接着好像有狗耳朵的头慢慢缩下来,将表情藏在阴影处,好像知道大家都在看他似的。

事实上,大家只是觉得信长配音配错时,害羞的样子很治愈而已。

毕竟这家伙,本性是这个样子,这阵子却一直配那种冷淡属性、情绪0的无口角色。

「是!谢谢达央桑。」

「你老是那么激动,我有那么可怕吗?」

「咦?不是啊!达央桑很温…」

「好了好了,我要走了。」

明明犯错时胆子那么小,为什么这种话却是张口就出呢?

信长这方面来说也真是奇筢。

「等一下啊,达央桑,这支表还给你。」

「这就给你吧。下次再出错就有等着瞧。」

「咦?啊不是,可是这是达央桑的。」

「不然你就等等,看我哪一天需要它的时候再还给我。」

「达央桑怎么会有这一天?!等等达央桑!」

 

自从得到了这支表,信长几乎是片刻不离身。

就算已经不需要用到了,自身成长的逐渐成熟,对于配音更有自己的一套,左手腕上坚硬的触感彷佛下了魔法,戴上便安下心神,不再感到害怕。

世界上的人不会每一个人都有跳下悬崖的勇气。

但拥有个人信仰的人却都可以为了自己的信仰,望着天空,带着微笑,满足的跳下。

这支表就像幸运物一样。

而这个幸运物,从来没有时效性。

 

 

但信长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把它弄丢了。

或许是坐车时,表戴上的钮扣脱离,从手腕上自动脱落。毕竟它已经旧的任何人都看的出来,换的时机随时都有可能。

但是信长从来没有想过,他的幸运物会有离开的一天。还是无声无息的。

就算失去什么,日子还是要正常的过。

虽然现在已经不会因为手表不见而水平全无,成长至今信长不会再容忍自己做出那样的胡闹之举。或许多年前的自己还能在前辈面前玩闹,被监督责骂,对于现在的他,工作第一,即使是再珍重的东西。

「怎么了?你最近是脱魂了?」

信长默默地盯着台本时,喃喃自语着自己的声音是否确实时,某个人在他面前坐了过来。

有时候信长也会想到,为什么每次出糗或是不对劲的时候达央桑都会发现呢。

「没有啊,达央桑,我今天表现的还可以吧?」

「嘛,以狗狗的水平来说不错了。」

「耶。谢谢达央桑。」

「…」

连信长自己都发觉了,这句开心的话根本不像平常的高调,反而还有股低压的味道,不禁用手搔搔脸颊,抬起视线望向前方的人。

而那个人,正一脸狐疑地盯着他不放。

「达、达央桑…」

「嗯…是有什么话不敢对我说是吗?平时总是一张脸就足以表达所有话、嘴巴等于是多余的信长,最近果然是做坏事了。」

「咦咦!」

「本来以为你有长进了,自己意识到说太多话会坏事所以就不说了,不过像是现在这样好像灵魂出窍似的也不太对。」

审视的目光从黑框眼镜扫射过来,帅气的太魄力,信长完全没有能力和达央对视,看了一会儿又自动的缩回视线往台本那儿看去。

「什…什么不太对?」

「狗狗的活性?」

「…汪!」

「噗!笨蛋wwww。」

气氛忽然和谐起来,当信长松了口气时,却看到达央从背包里掏出一样精品小物。

「这个你要吗?」

「这是?」

信长看了一眼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是之前达央配的动画推出的周边商品,一条软塑料的手环,带着一点点蓝绿色的螺旋叶片,运动风气十足,看起来很中性,男女皆适合配戴。

「厂商寄给我的,除非活动我根本没习惯戴这种颜色,想着干脆送人算了。」

「你要吗?」

信长机械式的点点头,缓缓地接下达央手上的小物件,连包装都舍不得拆开似的,珍重的拿在手上,心中一扫秽气,阳光重现。

人真的是很奇妙的动物。

到底为什么呢?几天前的失魂好像是假的一样。

原本的疙瘩好像都被吸走,忽然之间清新自然,世界从灰色的变回原来的彩色。

信长突然想不起来,自己这阵子到底是怎么过的。

现在为什么开心的很想大声叫出来呢?

「谢、谢谢达央桑!!」

然而,他也终于这么做了。

「挖塞!突然之间?你到底是经历什么心理活动啊?」

「我非常开心,我会好好珍惜的!」

 

此次,信长了解到。

失去那只表其实不怎么重要。

这次意外的手环也不是关键。

他真正在意的,仅仅只是礼物后面的那个人而已。

 

END

 

达央果然是小天使ㄏㄏ

 

配音的那段是我胡掰的,在下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知识

所以请不要当真喔^^

 

 

热度 25
时间 2017.04.28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