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命运

第二章不明人物

 

他可是十代目的左右手啊啊!

============================================

 

山本武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就到了现场。

现场情况与他想象的差不多。在警方的封锁线外,围观的人群纷乱,人声鼎沸,仅仅是轿车撞路灯的意外理应是不会有多少人有这个闲情逸致来旁观的。

…已经暴光了吗?

身为黑手党一份子,不在警方面前做事几乎是常识,不要说给双方立场找麻烦,即使互相要给面子也不是能在群众面前做的。

十年前的山本武或许不懂,可是十年后的山本武已经可以做到。

嘛嘛,因为他不想给阿纲带来额外的麻烦啊。

 

隐藏气息的青年于人间穿梭,中途绕过在玩棒球的几个中学生,利落地在驻派员警看不到的地方,墨镜后的锐利双眼注视着车祸现场的一切。

与路灯相撞的轿车呈现微微凹陷,挡风玻璃已经破裂个大洞,残余的玻璃残渣在火烫的马路上散发着太阳的光辉。如果只是个普通的车祸意外,以上都是常见的事发结果。值得感到奇怪的是,正副驾驶座的座位都在不明的原因下,双双破了大洞,软垫中的棉絮随风而散,无数个弹簧掉了出来。

 

而且…没有血的味道。

车子里,是空的。看来,狱寺已经离开了呢。

虽然是预想之内,他还是松了一口气。

如果他知道我以为他可能发生什么意外会说什么呢?

哈?棒球白痴!身为十代首领的左右手这是不可能的啊!!

啊哈哈,大概会这样被他训斥吧。

 

多加思考,如果是狱寺会怎么办呢。

被人袭击,又是众目睽睽的公共场所,车上还有一个战斗力普通的司机。想要直接脱身实在不太可能。

所有细节山本武细细观察一遍后,下一秒宛如猎犬地抬头望向离此处不远的几个巷子。

哈。其实根本不需要多想嘛。

在离彭格列总部这么近的地方,和阿纲没差多远的距离,他惹出了这个意外,怎么可能会想让他担心。

 

想着想着,单肩背着外观是普通木剑的青年便踩着黑色的皮鞋,逐渐远离人群,走近那一个个灰暗的阴巷。

在走进第三个巷子时,如同山本武所料,有一点点的鲜血气味,飘散空气刺激人们的感官。

一步步静静地走了进去,接着,褐色的双眼看见了,躲在满地垃圾桶旁边的司机。

浑身是汗的他,满脸惊恐,双手紧握着似乎是原本地上的玻璃碎片,颤抖着维持抵御形势。一看见山本武就像气球放了气似的松懈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气。

「哈哈哈…」跪在地上的他彷佛一秒之内吸进嘴的空气都不够,左臂的伤口已经自己包扎过,但并不确实「……山本大人…是你真的太好了。」

「你没事就好。不过,这个血的气味是你的?那狱寺…」

山本武蹲下来拍拍他,希望他振作一点。

不过既然司机一个人待在这里,那么狱寺不就……

忽然之间,山本武似乎看见最糟的结果。

「是的是的!没时间了山本大人!」

「狱寺大人让我留在这里,一个人负责引开敌人。」

========

 

明亮的白天,相对灰暗的巷子里,碰撞正在进行。撞击不绝于耳,气体的爆炸和肢体的交错,在时间的催化下缓缓息幕。

火药的味道随风飘逝,从中心渐渐向外散开。

狱寺隼人擦了下额上的汗,有些喘息的盯着远处的”生物”。

之所以会如此称谓,是因为他还没搞清楚那到底是什么。

 

一层薄膜如冰的外壳包裹着它,似乎有着保护的功能使他屡次的攻击都没有效果。浅浅显现的肤色和至少维持着人形的活体,会活动的玻璃人,虽然在无法证实是什么的情况下充满了危机,狱寺隼人还是忍不住地兴致满满。

那有可能是来自宇宙的不知名生物ET啊!!

 

……所以说在热衷的事物前(第一名绝对是十代目!)的狱寺隼人十年前、十年后一样的傻气。

 

「沢田纲吉的岚之守护者。」

一翻身体的碰撞之后,”玻璃人”说话了。

似乎在位于嘴巴部位的地方,有声音的传出。

声音有些低沉,从音频来说年纪似乎没有和他相差太多。

「你是人?」

「你找我有什么目的吗?」

在彭格列十代的名讳出现之后,银发青年终于恢复清醒,以手中的箭弩为要挟,充满警戒的面色宣示着原来岚之守护者的威吓。

 

在阳光下,”玻璃人”身上像是玻璃的物质如水般渐渐流下,滑落于地后神奇的一点一滴凝结,一层一层的堆积,晖发出一道白色的雾光。

明明在常温的大自然下,这种违反水的三态规律是不可能的。

「你不需要知道。」

银蓝的秀发露于融化的冰晶之外,深靛色的双瞳将眼前的狱寺隼人视为猎物,注视的毫不留情,厌恶的情感彷佛挤出表面,令人恶寒。

那样的感情,狱寺隼人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就像是…过去那些被彭格列下了灭族命令的遗弧。

要说什么样的敌人最难缠,非为了复仇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的人莫属,最难以制服,基本上没有可以活捉的机会。

 

层层的冰雪覆盖在周遭,一片片的雪彷佛随时会塌陷,宛如那人眼中的强烈意志,不能失败,不留活口。

「绝对要杀掉。」

「你将会消失在个世上,守护者都会,沢田纲吉也不例外。」

「彭格列第十代家族是不会存在的。」

终结的话语随着握紧的拳头,淡漠的消散。

原本伫立于边的雪块,猛然集中,毫不懈怠,有如磁力相吸,波涛汹涌,狱寺隼人的身影顿时消失,被层层厚雪掩盖,淹埋在厚实的白色积雪之下。

「少……」

狱寺隼人爆射出的火花炸开,除了肩上残留的一点点雪块,一瞬间原本扑面而来的雪浪立即融化在火药之下,散发浓浓蒸气。

「少开玩笑!」

在浓浓蒸气之中的银发男人已经没有顾虑对方是从哪里来的无名小卒,心中的情绪越来越高涨,不再停歇。

「你这家伙哪里来的?要对彭格列于不利吗?」

也许要感谢这十几年的时间,才能让自己再次面对这样的场面时,不会不理智的痛下收手不顾后果、发怒的立马炮轰。

有这样冰雪能力的危险人物,底细一定要查出来。

对方的雪在狱寺隼人一开始心里也是震惊的。

那不亚于彭格列指环的力量,加上不单纯的动机。不论哪一方面的考虑,都不是直接解决他就行。

况且。

要对十代目不利的家伙,绝对要毫无保留彻彻底底的铲除。

 

对于如此结果,靛发青年并不感到意外。灰白色的脸孔仍旧没有表情,对于狱寺隼人的愤怒更是无动于衷。

面对狱寺隼人奋发的执着,一时之间,靛发青年都没有动手。

他缓缓地抵着眉额,低沉地说道:

「我必须,找到,沢田纲吉。」

彷佛机械模式似的回音,顿时令狱寺隼人感到一阵奇怪。

但却没有给予他多想的时间。一阵刺眼的白光入目之后,一批批雪风狂扫而来,疯狂的力量排山倒海,使暴风雪越加猛烈,显然已经不是刚刚的等级可以应付,也并非是几发火药可以轻易解决的规模。

「喂!你这家伙……等一下!」

在不明的原因之下,敌人逐步离开,留剩一大片渐渐逼近的暴风雪,让狱寺隼人一时之间无法追上,自己性命更是岌岌可危。

迷之靛发青年就这样消失在他眼前的冰雪。

 

「可恶…」

先不论为何离开的人,眼前的危机逃跑已来不及,他的System C.A.I也无法承受如此狂风暴雪的重量,被压上铁定是被活埋的结果,没有空气没有呼吸,温度降到最低,身体发紫,动弹不得,就这样死在厚实的白雪下。

迎面而来的暴风雪,喧嚣似的不断狂窜,冰冷的气息彷佛冻结一切,口鼻间的呼吸都隐约可见。

在这冰雪狂攻之间,任何的温暖都被解冻,巷子里的灰尘化为硬块,身体温度被瞬间包裹化为雕像已经是无法避免的事实。

这里的任何事物,将不再有活体的迹象。

就像刚刚那个人所说的--你将会消失。

 

但狱寺隼人可不这么想。

尽管紧握赤弩的手略显苍白,毛孔逐渐冻结,在箭上的红色火焰在白色冰雪下渐渐微弱,却始终没有熄灭的一刻。

尽管狂雪扫荡。

点燃岚之火焰的银发主人,他的意志从来没有动摇过。

每当想见心中的那抹棕色,他的生命就绝不会在这里被抹杀。

答应那个人的承诺,他绝对不会违背。

那时他们还是初中生,在里世界真正的恐怖,虚与委蛇的交谈,口蜜腹剑的嘲讽,都还没有真实体会过的美好年纪,仅仅一个口头的约定便支撑他来年无数的罪恶。

他还记得,当时眼前的他对于约定的满满期待。

那个,再次去看烟火的约定。

 

--「区区风雪,不要妄想阻挠我了啊啊啊!」

 

已经十年了。

就算火烧街巷、波及表世界,他也要见到那个人。

完成他们最初的约定。

 

「炸裂吧!」

左手背上的弓矢彷佛回应了主人的觉悟,红色的光芒越发的刺眼,火焰燃烧的越来越炽热,炎压的指数逐渐飙升,令狱寺隼人顿时心跳加快。

发射的数百支赤色光矢宛如流星,纷纷迎向前方的风暴,白色与红色对撞,冷度与热度,相斥的存在相互撞击。

激烈的热流与寒流放射出来,令狱寺隼人银发飞舞,黑色西装趴踏趴踏的跟着风摆荡。

双方攻击对峙之时,尽管一时之间制止住了,狱寺隼人在不断输出火焰的同时,脑袋也不停的思考。他很清楚,就算不想承认,凭他一个人的力量顶多达到抗衡的阶段。

碧眼内,充满着对于未来的渴望,和那个人一起在里世界活下去。

会一直一直扶持他。

他根本,没有死的理由。

他可是十代目的左右手啊啊!

 

 

「时雨苍燕流。」

「时雨之化。」

倏间,一道黑色身影从他头顶飞越,直奔他拚死角逐的火焰战场,在白色与红色的冲击中,以数倍增涨的蓝色火焰一瞬间散开,渗透进大片火焰当中。

下一秒,白的也好,红的也罢,尽数被抹灭,只剩下一片蓝色的雨之火焰,原本相斗的不上不下的两股势力,双方奇迹似的停止在半空中,彷佛停滞不前。

 

一名黑发青年竖立着利剑漂浮于半空中,简短的黑发随着冷风飘,棕色的眼眸尽管依旧隐含着战斗时的锐气,嘴上轻松的语气还是一如往常:

「好久不见啊~狱寺。」

 

TBC.

狱寺君真的是帅呆了~~

热度 6
时间 2017.04.22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