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命运

第一章 怪象

 

“……据多名民众指出,一名不明男子破坏建筑,对路过民众随机下手,手段凶残,已有多名受害者,现在依旧通缉当中,警方表示加派人手,巡逻各地,以维护大众安全….”

 

行车当中没事时,听广播了解表世界信息一直是狱寺隼人的习惯,即使沢田纲吉已经成为出色的彭格列第十代首领,他仍然抱持着多一点也好的心态,不论有没有用处,多么的细枝末节,随时随地接收各种的信息,以说明他心目中的唯一。

他刚刚听到的消息已经是第六台广播电台的报导:随机伤财伤人的男子引起不小的波动,虽然目前还没有死者的出现,这样的程度比起里世界的家族歼灭来说根本是小巫见大巫。但这两天陆续都传出不少消息,国立机关的警察组织都还对付不了,久久无结案,明显超出一般的消息程度,看来表世界十分关注。

会不会是里世界无视规则的人呢。

等下回总部时还是回报一下第十代首领吧。

想起沢田纲吉,狱寺隼人原本望着窗外的谨慎表情逐渐地放松,嘴角微微露出愉快的弧度。

好久不见了呢,自从任务开始已经有三个月,终于可以见面了。

 

「岚守大人,你的心情好像很好呢。」

「……啊啊,普普通通而已。」

自己的情绪已经明显地连开车司机都能察觉了,是该检讨一下。

不然根本配不上十代首领。

 

当狱寺隼人不禁为自己的作为开始暗暗反省时,他不知道人家司机的心理活动异常顿时猛烈:据说性格火爆的岚守大人竟然回我话了啊!!

 

想起孤身一人留在本部的他,狱寺隼人又忍不住地看向窗外。

正确的来说,是窗外的天空。

今天也是晴空万里的天气,一朵云也没有,蓝色的天空一览无疑。

六位守护者分别被遣派到各处执行任务已经有一段时间,各自返回报告的时候当然也是有,与十代首领会面相处的时间却十分稀少,毕竟十代家族在正式继承九代家族之前都是学习的修练阶段,时间可贵,自然会有人紧盯他们以免浪费时间。

多年过去,直到这阵子才各自返回,也就是说大家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相聚了,尽管于其他人相比没有对于第十代首领上心,狱寺隼人心底还是有些期待的。

虽说不想承认,说到底,他们都是年少时期,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啊。

不晓得其他人怎么样了。

 

在车子经过路口,一群啄食米粒的鸽子飞起,随着绿灯亮起,司机将方向盘右转,前轮逐渐转向右侧道路时,狱寺隼人无意间瞥见一道黑影从旁支的巷子窜出,高速的飞影划过路灯,从被惊吓到的白灰色群鸽中飞来,直落他们车子的挡风玻璃!

>>>>>>>>>>>>>>>>>>> 

蓝色轿车经过自动传感器,几秒钟后仪器发出”叮”的通过声,从精细的机器中响着人声的声线温婉的问好:「早上好,雨守大人。欢迎回到总部。」

「阿哈哈,早上好~真是好久不见了。」黑发青年将车窗放下,一头探出窗外供瞳孔探测器感应,同时笑嘻嘻地聊道「这阵子轮到安杰拉值班吗?」

「是的,这礼拜都是由我负责喔。」

「我说,这么久了还要再做这样的测试吗?这么不信任我啊。」

「这是家族的规定,雨守大人就不要为难我了嘛。」

「哈哈哈,我只是觉得很麻烦啊,就算测试错误成小罗啰也拜托安杰拉大人放我进去啰~」

「乱说什么啦~雨守大人。」

当山本武结束瞳孔感应后,收回探出的身子,左右看了车子周边一圈,发觉少了什么「对了,安杰拉,首领今天在哪里?」

「呃,雨守大人。十代首领并没有事先提报在哪里等候雨守大人,」传声机另一头似乎感到疑惑,立刻接着说「目前正在第一会议室里与长老团大人协商重要事宜。」

今天有会议阿…

「真是难得呢,十代首领大人在这个时候忙于公事,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毕竟九代首领大人年事已高,继承一事随时可能会颁布下来,长老大人们越加重视十代首领大人,才更加努力培育时代大人吧。」

重视吗?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呢。

「雨守大人有需要传达的事情吗?我可以帮忙传递的。」

「不用不用,没什么重要的事。就先这样了。掰掰啰~」

 

将轿车交给总部负责管理的佣人之后,山本武不禁抬头望着眼前的古堡。秋天淡淡的阳光之下,庄严,优雅,不容侵犯,里世界的王所居之所。

微微瞇了眼。跟以前比起来,有种奇怪的感觉。

今天他之所以回来,除了例行的重要事务要回总部通报,另外也是很久没有见到阿纲了呢。

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具体时间他已经忘记了。

那天匆匆来过一趟,身兼要务他并没有待留太久,公务绝对不会比他少的棕发少年却异常坚持的一定要送他,明明肩负着第十代首领继承人的重任,他的推辞完全没有用。

棕色的蜜瞳望着自己上了车,在最后的道别后,阿纲似乎有什么话含在嘴边喃喃自语,声音太小完全被刚启动的引擎声压过。在他想提出”再说一次”的要求时,却见阿纲露出微微的笑意。

「没什么,下次见了。」

「山本君。」

后来想想,以他当时的直觉看来,绝对不会是什么”没什么”。

 

 

 

「雨守大人。」

正当山本武静止不动于原地有长达二十分钟之久后,有个人呼唤了他。

其实他老早知道有人的出现,活人的气息对现在的他来说于每一秒都格外生硬刺激,只是没有想过在这森严的彭格列总部中需要他的注意。

来的人是彭格列总部负责掌管一切九代首领所居的执事,虽然已经不再年轻,发色逐渐灰白,身穿黑色西服的他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个宝刀未老的老人,依旧精明能干,不然如何服侍里世界最顶端的掌权人物。

尽管他对九代爷爷尽心尽力,九代家族守护者们也是十分尊敬的,不知道为何从十年前的初次见面到现在他一直对这位忠心的执事老人没有什么好感。

嘛,单就直觉他也没法有什么依据让人知道。

「…有什么事吗?」

「抱歉打扰雨守大人,不过事态紧急需要您的协助。」他鞠了躬,口齿清晰地说道「十代岚守在来的路上发生车祸,总部希望您前往进行调查帮助。」

狱寺…?

「什么时候的事?」

「大约十分钟前,消息很快地传进来,总部的情报传输能力请雨守大人放心。」

山本武刚跨出一步,又立刻停了下来。

当下或许只是他灵敏的直觉作祟,他总觉得这名老人很不对劲。

「消息传达给十代首领了吗?」

「十代首领正忙于会议,尚未进行传达,于会议之后必会通知。」

虽然他正气凛然,所说的想必是事实,有做没做到时候问阿纲就会知道。但是,自从进本部到现在,心底不舒服的感觉从来没消失过。

「是谁命令你通知我的。」

「……因为十代大人忙于会议,不方便搁下通知。诺伊大人认为事态紧急,十代岚守是彭格列家族的重要人物,因此及时命令老朽通知雨守大人。」

彷佛问到了关键,老人稍微一顿,尽管只是短短几秒,山本武确实发觉了事情的诡异。

 

 

立即出动的黑发青年没有驾车的打算,车祸现场的位置并不远。不论有事没事,或大或小,人群一定会很混乱。尤其这附近可是彭格列领地,狱寺也不是什么默默无名的人物,他直接徒步过去还比较快。

事态模糊,狱寺到底怎么样了他也很担心,所以必须赶紧做确认。

只是,老人刚刚的话令他有反胃的感觉。

十代守护者发生性命疑虑的事件,第一个通报的想必是十代家族首领,即使有会议为碍,通知的本分还是要进行才对。尤其十代首领的个性彭格列上下人尽皆知,自己守护者发生什么事都是跑第一快的,做这种事只会惹阿纲不快,老人不可能不知道,长老诺伊更是不可能。

长老会的诺伊,可是在长老团中第一个承认阿纲的长老大人啊。

 

即使脚下步伐迅速,也没有影响到他敏捷的思维不断地运转。

往年,不论哪个守护者预定归来,不论在哪个时间,阿纲一定会在门口迎接他们,他一定会将任何事情排开,只为了在第一时刻与他们相见。

每次当看见阿纲站在大厅等候,他身边总是围绕着保护十代首领继承人的壮硕保镖,每一个看起来都是气势非凡的挺起胸膛,黑色墨镜下的双眼彷佛会吃了人似的。

不知道是九代首领,还是哪个爱操心的长老大人的命令,不管阿纲走到哪里至少都会有两人以上的人数跟着,连跟屁虫的级数都比不上的黏人。

虽然身着西装的少年已经将隐藏情绪、装饰表情掌控的驾轻就熟,看起来平淡随意的首领面具下,我始终能从他微弯的皱眉体会到他的不满。

咦?为什么?

阿哈哈,或许这就是雨之守护者的特权吧。

 

 

记得有一次难得阿纲和我都没有什么事需要处理,两个人终于可以好好走走,顺便到彭格列新建的室外花园聊聊近况时,几个肌肉大汉仍然跟了过来。

在背后不到两公尺的距离。

真是有够近啊。

毫不意外的,我看到了阿纲在背后暗暗紧握的拳头。

「几位大哥,我和十代首领到花园走走,可以请你们各位留在这里等候吗?」

「…山本君。」

阿纲似乎压根没想到我会说出这种要求,转过头来看着我,错愕的情绪在眼中一闪而过。

「上头命令,还请雨守大人包含。」

「况且雨守大人久久回来一次,还是不要带十代首领大人随意乱逛为好。」

嘿…到底是哪个老头子呢。

下命令下到连狗都明白他的用意呢。

真是…异常的让人火大。

「诶~那怎么办呢?连九代首领承认过的十代雨之守护者的实力都不足以保证十代首领安全的话,」

说着话的黑发青年,脸上的表情说有多委屈就多委屈。

在下一秒,笑意一变。

--「你们真的可以办得到吗?」

 

如愿以偿的两个人走进花园,刚才被堵得说不出话的保镳们最后还是放了人,纷纷聚集在最靠近的闸门旁,以看到这边的一举一动。

沢田纲吉紧抓着人的袖子,迅速的拖着人快走着,连经过的盛开花朵都无心注意,一到保镳们听不到的地方便放开了他。

他有感觉到,阿纲似乎生气了。

棕发青年现在的表情与面对保镳们的冷静表情完全不同,棕色的眼睛充满无奈。就像…

「山本君在做什么?这里是本部,他们的用意是什么,REBORN应该说过了吧。」

啊,就像十年前一直跟我们在一起的那个阿纲啊。

「他应该有告诉你回到这里要注意一点吧。」

「啊哈哈,抱歉啦,阿纲。我记得的啦。」

「…可是你都没做到啊。」

「因为刚刚真的太过分了嘛,好像阿纲你是要严加看管的要犯似的。」

原本轻松的弧度,转变成无奈。

沉重无比。

他不禁心里一酸。

「没有这回事,他们只是担心我的安全而已,毕竟我本来就很废柴啊,动不动就受伤的话他们要负责任的。」

阿纲,你知道吗?

你这种表情说这种话完全没有说服力啊。

「而且我几乎都待在办公室里,在那里除了处理文件什么都不会做,也就不会发生什么事,所以他们不常跟着我的啦。」

「那你就不要出来嘛,我回来我可以去找你啊。」

「这个嘛。」

背对着阳光的阿纲,像是会发光一样,说着话的同时,对我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眉头弯弯的,有些害羞,比起森严正式的画像照,非常的自然。

记得听谁说过,彭格列十代首领笑起来非常优雅。英俊。神秘。充满吸引力。和十年前照片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就像是不同的两个人。

虽然不太会形容。要我说的话,其实很简单。

那就是阿纲啊。

一直以来都是。

 

「其实也没有什么很大的理由啦。」

「我们是家人不是吗。」

这样的习惯,已经维持了将近十年。

 

简单的两句话,深深触动了他每一次回总部期待的情绪。

好想见到阿纲啊。

每一次,他都不禁这么想。

 

 

 

但是一直以来的习惯在今天却没有发生。

门口处,阿纲并没有出现。

 

习惯的消失。

讯息未能实时传达给首领。

在他不知道的时刻里,似乎有什么,将他们十代家族之间的联系切断了。

不好的预感,即将萌芽。

 

tbc.

 

 

热度 8
时间 2017.04.21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