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信日记 17]第一次(上)

走在回家的道路上,对于达央而言这次有点不一样。

在日程安排下的工作外加工作团队的大伙们为达央而办的庆生宴,原本就特别欢闹的众人显得当时非常热闹,在一间包厢里饮酒欢庆。虽然因为年龄上涨对于庆贺生日这种事越来越不擅长,起初打算矜持着”随它而去”的达央随着现场气氛不知不觉的融入其中而心情逐渐高昂。

 

嘛…就结果而论他也是挺开心的。

撇去现在让心情复杂的某人还在身边乱转的话。

 

习以为常的道路上,信长仍然像往常一样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的将达央耳边的宁静完全赶走,话题内容大概从角色心情到工作伙伴源源不绝,即使只是点点头、回个”嗯”也神奇的足以令他有动力继续聒噪下去。

难得有和前辈一起配音的机会让信长这几天似乎都有些兴奋过头,要不是在配音中饰演属于高冷型的角色几乎没看过他心情相对较为低落的状态,在几个小时前结束的宴会当中也是和大伙们一起闹个不停,彷佛他才是庆生会主角似的不断联合着众人们朝着达央笑闹。

 

「所以说…咦咦,这是宫野桑的太太吗?」

仍然维持着兴头的信长在前辈的纵容下说到一半时,看达央因为Line提示音而从口袋中取出手机,指尖熟练地解开画面锁定,液晶屏幕中出现一张洋溢着幸福氛围的双人照映入眼帘,双颊布满笑容的夫妻俩带着满满温暖感,开心的比着YA的架式彷佛是从同一个模子出来的。

正一边好奇想着宫野前辈传什么样的生日贺喜讯息给达央桑的信长一边探头探脑的同时,达央手一挥甩给他自家的钥匙。

「我家到了,去帮我开门。」

「啊,好。」

不准偷看的潜台词太过明显,信长意识到后也不再纠缠于前辈身边,乖乖接过钥匙就不再多说什么的走到前辈家门面前,习以为常的开门。

将视线回到屏幕上的达央继续低头滑手机,阅读着在照片下面的几句话:

 

达央!

和你最喜欢的人一起庆祝生日了吗~~~

生日快乐喔V(^w^)/

 

注视着画面的双眼有些消沉的垂下,原本盯着的几个话即使在视线移开之后依然停留在脑海里,令早已逐渐沉没的心绪再度浮现。那些曾以为是错觉的想法重返而来,因为一点原本仅是小小的不满足掩饰而笑,现在却已经成了足以牵动心神的不容更改之物。

「达央桑,已经可以进去了。」

达央抬起头的时候才察觉往这边方向已经看了不知道多久的信长,即使在开了门也没进去的待在门边,安安静静等待自己读完讯息才出声打搅的体贴在此刻透明化,与往常大相径庭作风的无声陪伴令达央放下了思绪,恢复了点点的明朗。

「知道了。冷死了,还不进去。」

 

 

 

(前几个小时前)

 

室内异常的热闹。

与平日工作完的聚餐不同,因为达央的生日而兴致极高的众人在效率极高的状态下迅速订了间包厢。美食,蛋糕,酒等等样样不缺,在不定时有人上前台去唱歌助兴的热闹下,众人一边吃着食物一边闲聊,即使原本对于生日几乎不起兴趣的达央也逐渐被感染,精神渐渐上扬。

平日工作就拥有好人缘的达央自然得到不少祝福。几个往日关爱甚佳的前辈甚至离开原本位置前来对达央敬酒,笑骂着”这臭小子也快40了。”,与平日一样诙谐有趣的作风令达央大笑地拿着杯子碰了下前辈的杯子。在前辈组回座之后,好像说好了似的紧接着来了群都比他年纪还小的后辈组,女生一个个有些害羞同时带着笑容表示祝贺,顿时达央不禁又在脑中开始发起”难道我平时还不够直率吗?”的疑问,直到他看见信长靠了过来。

和几个人勾肩搭背的。

手臂从肩膀的一侧越过脖子侧到肩膀的另一侧,和其他男性声优比起来相形消瘦的信长在正面看来的达央眼里看来,简直是单臂环绕其中,整个人被抱在怀里似的。

男声优其实平时关系就很好,与女声优们相比交情进展速度非凡的快,或许是大家都是爱闹的个性,年龄相差不远的先提条件下私下兴趣巧合地一致,当配音在尚未正式开始之前几个几个人凑在一起讨论些该有的话题都已经成了日程惯例,但这些脑内理智上的想法丝毫没影响他心中断断续续出现的念想。

「你们是homo啊?」

「才不是!!」

近乎是激进式的方式让人分开,在几个年轻人听见前辈口中话内容的瞬间一个个闪的迅速,推挤于其中的信长差点把手中玻璃杯的酒弄翻。在平日培养的好交情下几个人没有多在意这点小插曲,铃木前辈喜欢爱开玩笑、耍些恶趣味已经不是第一次,个人对于后辈抱持的敦厚耐心更是众所皆知,自然没有人刻意去想达央此时并非平时嬉闹的心态。

尽管依然带着与平常一贯的无赖表情。

 

虽然口头上依然抱怨个不停,比起和女性声优相处,与私下更常连络的朋友们随意的闲聊起来更加轻松自在。达央在感到放松的同时,心中的那块疙瘩却明镜般的彰显着他的不满足,经过刚刚的眼前画面,他已经深深知晓自己到底对什么不满意了。

在后辈们一同举杯敬酒的祝贺时,达央不自觉的瞄了眼已经从阵对中央悄悄移到视野侧边的信长,相对平时热情到让人抵挡不了的过度撒娇,今天反而宛如瞬间长大成大人似地与他自然的保持着一段距离,和大家一起祝贺,和大家一起玩笑,和大家一起起哄,彷佛回到那个还在FREE时期刚和自己逐渐交熟的小后辈。

「话说,今天达央桑生日不来点新鲜的不是很无趣吗?」

正当达央看似喝酒实为恍神的同时,几个喜欢乱闹的后辈已经兴致勃勃的发起了看似简单却相对大胆的小活动,尽管他不是挺在意其所谓,活动内容却吸引了他一大部分的注意力。

「信长!去吧。」

「诶诶,我吗?」

第一个被叫到的信长回头看了下达央,抿了下嘴。

其实也没有多难,困难程度几乎是未成年等级,在已经对称呼无所谓的前辈面前喊其名字并不是什么多大的事,大家想起哄的心态也是摆在台面上一清二楚的事实。他知道,达央桑不可能不知道。

「…达央………桑。」

「喂!!」

宛如故意钓众人胃口的信长立刻被一群大笑的人推到旁边,一个个装作不满的指点着”达央桑这么好的前辈对你来说太浪费”之类的胡话,信长一边抵抗失败而被抓的乱七八糟的头发一边不放弃挣扎的解释,更是引得又是一阵包厢里人的欢笑。

尽管也是在笑着,达央此时此刻却没有想笑的心情。

就算知道只是为了好玩而导出的游戏,因为对象的不同牵动起他无法随心所欲控制的思想逐渐延伸,即使知道当下的场面进而明白信长也只是为换得现在的愉快气氛而配合演出,他还是无法抑制的感到不悦。

…什么啊,那个。

口头上没有说出口,平时总是摆出一副都什么称谓都可以的放生心态,想让喜爱之人说出自己的名字,换得那份受到重视的无形安全感,都是在拥有了更多的私欲才在无意识之间默默涌升出的东西。

缓缓放下已经空了的玻璃杯,达央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

 

他知道,那个叫”占有欲”。

 

/////

 

「达央桑,请用。」

进了屋,比起达央更加怕冷的信长立刻熟门熟路的自动到厨房里泡了两杯温热的茶水,在达央放下背包逐步走向厨房的时候将另一个杯子交给他,杯子举高时有些不稳的使些微热水意外的翻出杯缘外。

「急什么,等下烫到看你怎么办。」达央接过并转身喝了口,感受着温度滑过喉咙的湿润,轻轻咳了下喉。

信长眨了眼,笑着点点头的跟着达央回到客厅。

摆置如同信长上次来玩的时候几乎一样,几件毯子随意的摆放于沙发边处,两个游戏遥控装在电视旁的盒子哩,中央的方桌上放了些精致卡片和小礼物,在角落积成小小的一堆。

「这些是粉丝送的?」

「啊啊,昨天被检查说这些没问题就先给我了,我还没时间看。」达央将喝到半杯的马克杯放在桌上,回头发现那仍然四处张望着自己家的后辈,就像上次自己去信长家时多处摸索般的探头探脑「别看了,时间这么晚你不是说有台本问题要问我?」

「啊,那个呢…抱歉,达央桑,那个只是跟大家说要跟达央桑一起回来的借口而已啦。」

若是被那群朋友们知道他已经因为私人原因来过好几次达央桑的家,改天会听到什么样的传闻都不敢想象。声优可是想象力很丰富的生物啊。

「…管他们做什么,而且你这家伙要回的是我家还不对我说啊。」达央一眼就看穿信长的顾虑并且毫不在意,对后辈现在脑袋装的东西更是毫无头绪「宴会都已经结束了,你还有什么花招?」

达央的思维现在有些转不过来。

起初知道信长跟自己回来单纯仅是研究角色时他是曾经失望过的,下意识地以为对方也会像自己一样,在成为相互认可的存在之后的某些日子里会有想仅仅两人一起度过的时间。看着信长和一群人祝贺自己,外加上其他些突发状况,心中只剩下一团团闷气泄不掉似的堵在胸口,既难受又郁闷。

 

「还没结束啊。」

 

信长慢慢从背后提出一袋棉绳装饰的礼盒状精品袋,细心地缓缓伸到前被眼前的位置以让达央一眼就能看到。

「我…,我是非常想和达央桑一起庆生的。」

 

当一个人被另一个人吸引的时候很难去定义其中的理由,但却有人说过当你喜欢上一个人时,你会很容易被他的一句简单的话而感动。

信长的直球是常见的,不时沾染上直率的色彩更是显而易见。

能够在无意识间表露出自己的情感,达央一直很佩服能做到如此的信长,那样经过社会重重的磨锻却能依旧维持着坦率的感情表达,已经是自己背弃而难以追回的纯粹事物,那样说在话里,表于颜面,传于心中,宛如幼童般倾吐时的简单明白,已经是长大成为大人很难找回的陈年旧意。

「我不知道达央桑喜欢什么样的庆生会,多人的,几个人的,或是就我们的,所以就干脆都执行,只要达央桑喜欢就好。」

喜欢多人的话,他可以乖乖坐在角落成为配角,看着身为主角的达央桑和大家开心庆祝,喧嚣欢闹,他就可以很开心……

「少说谎了,其实你没有。」达央没给他多余的机会说道。

「恩恩,达央桑果然发现了,不过我后来也察觉了。」信长点点头,自己心中的那片贪念。

对于无法站在前辈身边而感到不满足的意念,在越多人前去与达央桑闲聊时越是上涨,无法与人倾谈的秘密在心中逐渐细枝蔓延,充满不安,直到踏进这个家才获得那一点点的充实感而得到满足。

「顺利的话,我还是想要有和前辈两个人过的机会,所以才会编了那个台本的理由。」信长不好意思的抓着头,浅浅的脸颊肤色上逐渐浮现了一点点的红润「而且,现在说的这句话和宴会上的意义一点都不一样。」

信长恢复精神的抬起头,在视线相互重迭的视野中仅仅注视着前辈,深邃的瞳孔中没有其他的映照着,聚精会神的存在仅有现在此刻的唯一。

「达央。」

如果在宴会上和其他同期一起的举杯道贺仅是同事间的礼貌祝福,那他完全不会感到满足。

「生日快乐。」

现在此刻,请让他以最真诚的心情,献上这份祝福。

 

 

任一字,任一句,达央尽数听在心里,温和的嗓音甚至神奇地将他原本郁闷的胸口渐渐明朗,清流般的暖意将身心包围。信长省略掉敬语的别有用心,双方心之所想相互契合,更加让彼此之间的隔阂缩减,所谓年纪辈分显得毫无意义。

当语言已经无力表达更多,身体自动随着情感的化学变化而反应时,其他的细枝末节即便无暇考虑。

 

信长心神一恍,便看见眼前的前辈倾靠向前,轻轻扶上自己的颊侧吻了上来。

 

TBC


祝达央生日快乐!!!

尽力在今天一定要成功发上文

修文以后再修吧……


后续的话………迟早会补上来的www

谢谢观看~


热度 27
时间 2017.11.11
评论(2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