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信日记 17]第一次(上)

(12/31 修)

在排程下的工作外加团队的大伙们为达央而办的庆生宴,原本就特别欢闹的众人显得当时非常热闹,在一间包厢里饮酒欢庆。虽然因为年龄上涨对于庆贺生日这种事越来越不擅长,起初打算矜持着”随它而去”的达央随着现场气氛不知不觉的融入其中而心情逐渐高昂。

嘛…就过程而论他也是挺开心的。

达央微微瞄了眼跟在身边的后辈,不留痕迹的收回视线。
撇去当时让心情复杂的某人还在身边乱转的话。

下了公交车之后,连同走在回家的道路上,信长仍然像往常一样叽叽喳喳地不断的将耳边的宁静完全赶走,话题内容从台本中的角色心情到共事的工作伙伴源源不绝,即使只是点点头、回个附和的”嗯”也神奇的足以令他有动力继续聒噪下去。
或许是难得有和自己一起配音的机会让信长这几天似乎都有些兴奋过头,要不是在配音中饰演属于高冷型的角色,这段时间几乎没看过心情相对较为低落的状态,在几个小时前结束的宴会当中也是和大伙们一起闹个不停,彷佛他才是庆生会主角似的不断联合着众人们朝着达央笑闹。
回想起那些画面,达央忍不住的暗暗”切”了声。

「所以说…咦咦,这是宫野桑的太太吗?」

仍然维持着兴头的信长在前辈的纵容下说到一半时,默默听着的达央因为Line提示音而从口袋中取出手机,指尖熟练地解开画面锁定,液晶屏幕中出现一张洋溢着幸福氛围的双人照映入眼帘,双颊布满笑容的夫妻俩带着满满温暖感,开心的比着YA的架式彷佛是从同一个模子出来的。
正一边好奇想着宫野前辈会传什么样的生日贺喜讯息给达央桑的信长在前辈后背探头探脑的同时,一东西忽然出现于视野中,随着飞越的抛射曲线直直的落在自己无意识中伸出的手掌中。
「我家到了,去帮我开门。」
「啊,好。」
不准偷看的潜台词太过明显,信长意识到后也不再纠缠于前辈身边,乖乖接过钥匙后也不再多说什么的走到不知不觉已经抵达的前辈家门面前,习以为常的开门。
顺利打发掉好奇心旺盛的后辈,将视线回到屏幕上的达央继续低头滑着手机。除了照片以外,真守还传了另外的几句话:
达央!!
生日快乐喔V(^w^)/
和你最喜欢的人一起庆祝生日了吗~~~
以后也多多指教啦

注视着画面的双眼有些消沉的垂下,尽管只是好友简简单单的祝贺短讯,在视线移开之后依然清晰地停留在脑海。望着眼前靠在墙边等待自己的信长,即使在门开了也没有随意出声打扰,彷佛读懂心思的将时间留给他,与平时的爱撒娇爱聒噪相反,此时意外的细心体贴,乖巧的样子不禁冒出在他头上好好摸个几把的想法,同时却令达央早已沉没的心绪再度浮现,那些曾以为是错觉的想法再度重返而来,将自以为平复的平静心绪再度起风。

一起庆祝…吗?

脸庞窝在围巾里吐着肉眼能够看见的白烟,等待的片刻中信长难得此时没有想取出手机来玩一波游戏的心情,脑袋一边不停的打转着”原来十一月已经这么冷了吗”的迟来意识,一边打发时间的将视线随意飘散,才忽然发现往自己方向已经不知道看了多久的前辈。

「…啊,达央桑已经好了吗?」
「好了好了,冷死了,还不进去。」

(前几个小时前)

室内异常的热闹。
与平日工作完的聚餐不同,因为达央的生日而兴致极高的众人在工作结束后效率极高的订了间包厢。美食,蛋糕,酒等等样样不缺,在不定时有人上前台去唱歌的热闹下,众人一边吃着食物一边闲聊,即使原本对于自己生日几乎不起兴趣的达央也逐渐被感染,笑颜明朗,精神渐渐上扬。
平日工作就拥有好人缘的达央自然得到不少祝福,往日关爱甚佳的前辈甚至离开原本位置前来对达央敬酒,笑骂着”这臭小子也快40了。”,与平日一惯诙谐有趣的作风令达央大笑地拿着杯子轻碰了下前辈的杯子。在前辈组回座之后,好像说好了似的紧接着来了群都比他年纪还小的后辈组,女生一个个有些害羞的同时带着笑容表示祝贺,表面上依然带着温柔前辈笑容的同时,达央不禁又在脑中开始发起”难道我平时还不够直率吗?”的疑问。

这份纠结直到他从视野中看见信长和几个人勾肩搭背的靠了过来才烟消云散,再也没出现过。

他不自觉盯着信长肩上的手臂,视线缓慢的从肩膀的一侧越过脖子到肩膀的另一边,对于几个后辈之间相当靠近的距离毫无自觉的微微瞇了眼。和其他男性声优相比,身形相对消瘦的信长在从正面看来的达央眼里,简直是被单臂环绕其中,整个人彷佛被他人抱在怀里似的。

男声优们平时关系就很好,与女声优们相比交情进展速度非凡的快,或许是大家都是爱闹的个性,年龄相差不远的先提条件下另外私下兴趣巧合地一致,当配音在尚未正式开始之前几个几个人凑在一起讨论些话题都已经成了日程惯例。

但这些理智在线该有的正常想法丝毫没影响达央埋藏在椅座阴影边,那没有人看得到而越握越紧的拳头。

「达央前辈生日快乐啦!!」
「我才不要homo们的祝福。」
「才不是!!」

在几个年轻人听见前辈口中的内容的瞬间一个个闪的迅速,推挤时站在中间的信长还差点把手中玻璃杯的酒弄翻。
在平日培养的好交情下并没有人多在意这点小插曲,铃木前辈爱开玩笑、耍些恶趣味已经不是第一次,对于后辈抱持的敦厚耐心才更是众所皆知,依然带着与平常一致的无赖表情,依然是与后辈们嫌少辈分差距的大辣辣语调。

因而成功的没有让任何一个人发现铃木达央一瞬间的异常。

当准备举杯祝贺时,达央回过神来才发现在不久前众人玩闹聊天的时候,原本坐在自己身边的信长无声无息的从人群当中悄悄移到侧边,在与他之间夹着好几个人的距离,开心的笑着。
达央眨了眼,胸中不禁涌上一股无名的情绪。
相对于平时热情到让人抵挡不了的过度撒娇,今天反而大人似地带着微微的笑意,自然的保持着一段距离交谈。和大家一起对他祝贺,和大家一起玩笑,和大家一起起哄,彷佛恢复成记忆中那个还在FREE时期刚和自己认识的小后辈,虽然热情却附带着一段陌生的距离,和所有人远远的说着话。

这到底是怎样。

「话说,今天达央前辈的生日不来点新鲜的不是很无趣吗?」

正当达央看似喝酒实为心绪游移的同时,几个平时喜欢乱出点子的后辈已经兴致勃勃的发起了简单却大胆的”直呼名讳”小活动。
尽管在工作场合辈份分明,但在这里的几个人都熟知达央并不在意其称谓的前提下,此时自然没有人会正经八百的认真当作一回事,在搞笑氛围异常浓烈的气氛下,一个个”达大哥”、”达~”、”达宝贝”之类的绰号接踵而至,令达央边笑个不停的同时边狠毒的评价着。

而下一个被推上来的人,实实在在地将达央的心跳慢了一拍。
尽管表情还是一副乐呵的状态,但在看着信长有些不着头绪的摸着脖颈并朝他看来,一股名为期待的情绪默默地在心中浮现。
毕竟,信长从来没有直称过他的名字。
公开场合也好,私底下的讨论也好,甚至是两人相处的时间也好,在所有人都知道他很少在意称呼问题的认知下,信长依然没有不带敬称的叫过他的名字。
尽管叫不叫属于个人自由,他自己也说过不会管称呼的问题,但最近一种”拿石头砸自己脚上”的矛盾心情异常的浓烈。
或许是前阵子不久才经过一段成为大人后很少发生的吵架,和好之后不仅和信长处事的默契更加契合,双方都更加坦承的态度更让他感觉到两人之间的距离又更近了一点,但是心中仍然贪婪的想要更多专属于自己的东西,就像可以证明这个人就是他的一样。
尽管是如此搞笑的场合。

「那…」
「たつ…けて。(小心点)」 (注1)

「……喂!!」
在达央处于半懵状态而尚未反应过来毒舌时,被信长的冷笑话雷到的众人立即行动的赶紧把人拉离寿星身边,带到角落执行无穷无尽的”数落”,众人笑得乐不可支的同时又硬是要信长喝一杯作为”惩罚”。

在旁边帮忙指手画脚的达央”大笑”着。
笑着,但是他此时此刻却没有想笑的心情。

早就明白是为了好玩为目的游戏,如此的结果才是正常的。起初心思不纯的是他,幻想信长会在这里直呼他的名字什么的,那样的妄想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即使如此,他还是无法控制的让心神焦躁不安,不悦的烦闷感油然而生,心情顿时变化低落的不能与众人们快乐地笑语气氛融合,与周遭的不协调感更是瞬间伫立,对于现在的空间无法适应。

…什么啊,那个。

或许信长只是配合着游戏,或许信长根本没他那么多心思的想过要叫他的名字,或许他在今天这一天期待着这种东西既可笑又幼稚。
缓缓放下已经空了的酒杯,盯着好不容易与众人结束了段闹剧便点着头、朝着自己说着”抱歉”的信长,达央下意识的再度握紧拳头。

/////

「达央桑,请用。」
进了屋,比起达央更加怕冷的信长立刻熟门熟路的自动到厨房里泡了两杯温热的茶水,在达央放下背包逐步走向厨房的时候将另一个杯子交给他,杯子举高时有些不稳的使些微热水意外的翻出杯缘外。
「急什么,等下烫到看你怎么办。」达央接过并转身喝了口,感受着温度滑过喉咙的湿润,轻轻咳了下喉。
信长眨了眼,笑着点点头的一边跟着达央回到客厅,一边左看右瞄的四处游逛着。
家中摆置如同他上次来玩的时候几乎一样,几件毯子随意的摆放在沙发边处,两个游戏遥控装在电视旁的盒子里,看样子都有一段时间没有动过了。中央的方桌上放了些精致卡片和小礼物,在桌子角落积成小小的一堆。

「达央桑是不是很少回家了?」
「……嗯,前阵子比较忙,」达央一边心中默默感叹信长对自己异常仔细的观察力,一边将沙发上的毯子扔到一边的椅子上并坐了下来「在工作室那里过夜比较方便。」
要是工作的地方在达央桑附近就好了,说不定还可以帮忙些什么。信长不禁暗暗的想着,低下身的在方桌下的地毯坐下,看了封在信件堆最上层的一封信封属名,字体相当端正,应该是个女孩子的笔迹。
「这些是粉丝送的?」
「啊啊,昨天被事务所检查说这些没问题就先给我了,我还没时间看。」达央将喝到半杯的马克杯放在桌上,而那仍然张望着自己家的后辈依然没有打算说明来意的意思,不停在旁枝末节的东西上弯弯绕绕兜圈子,他不禁出声「别看了,时间都这么晚。你不是说还有什么小事要问?」

就像是做坏事被逮住的孩子,信长摸了下脖子不好意思的笑笑。
「如果我搞错了就直接跟我说搞错了吧。那个,达央桑是不是觉得这场宴会…不太好?」信长仔细想了想措辞,见前辈彷佛没能理解他话的抬了边眉毛似的毫无反应,继续开口解释「总觉得达央桑好像不是很享受的样子。」
达央拿起马克杯,微微仰头喝了口。
「没啊,你想多了。」
「真的吗?」
「有酒喝就够了。要说有的话,」达央捏了捏鼻梁。尽管不想承认,却顿时拿无意间摸清自己心思的后辈没有办法「你的冷笑话太差了。」
「冷笑话我本来就不是很擅长啊…要再加油了啊。」
「现在是在开检讨会是吗。」
信长笑笑地摇着头,从背后提出一袋棉绳装饰的礼盒状精品袋,缓缓放到桌上。
「不不不,只是在大家面前说不太适合,所以才来达央桑家的。」

起初关于前辈的生日,信长纠结了好一阵子。
打电话问了好几名与达央桑熟识的前辈,得知过往的生日几乎都在工作上度过。信长冷静的看了眼自己练习好几天制作糕点的厨房,过程中的用具被草率放在水槽旁边晾干,清洗过后没有多余的时间收回橱柜,等到明天工作回来家时再继续练习。
像达央桑这样如此喜爱热闹的人,就算在他们关系确定之后生日会想如何度过呢。
私底下一起庆生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虽然有想过达央桑应该会吃了很多了,却还是做了这个。」袋子里有个蛋糕盒和一瓶酒,是信长之前跟达央提过来自故乡的好酒,当时记得聊天时前辈挺感兴趣的「原本是想在刚刚宴会时顺便拿出来的,但是…」
但是还是没有送出去。
连礼物都送出去的话,信长就没有理由可以和前辈两人一起庆生的借口。也许以后还会有很多很多的生日,也许以后还会像现在的好运气可以一起过,但是在此时此刻,在交往后难得的第一次的生日,又刚好两个人都有空祝贺的机会下,信长实在放弃不了现在的大好机会。
「但是,我还是非常想和达央桑一起庆生。」

宴会中,为了希望达央桑可以像以前一样好好享受,他努力的让自己保持距离,在不惹麻烦的前提下避免又过于冲动、情绪激昂而影响前辈的好心情。看着在众人之间开心笑着的前辈,虽然有时会露出很不一般的情绪,但总结来说,还是快乐的。
对于自己没有站在前辈身边而感到不满足的念头,在越多人前去与达央桑闲聊时越是繁复的浮现,无法与人倾谈的秘密在心中逐渐细枝蔓延,直到踏进这个家才获得那一点点的充实感而得到满足。
果然,他也是很自私的吧。

信长抬起头,在与视线相互重迭的视野中注视着前辈,深邃的瞳孔中没有其他事物的映照着,除了那仅有现在此刻的唯一。
「前辈。」
如果在宴会上和其他同期一起的举杯道贺仅是同事间的礼貌祝福,那此刻的意义便将完全不同。
「生日快乐。」
请让他以最真诚的心情,献上这份祝福。

任一字,任一句,达央尽数听进心里,温和的嗓音甚至神奇地将他原本郁闷的胸口渐渐明朗,清流般的暖意将身心包围。即使所言不多,双方心之所想相互契合,更加让彼此之间的隔阂缩减,所谓的年纪辈分显得毫无意义。
当语言已经无力表达更多,身体自动随着情感的化学变化而反应时,其他的细枝末节即便无暇考虑。

信长心神一恍,便看见眼前的前辈倾靠向前,轻轻扶上自己的颊侧吻了上来。

TBC

(注1) たつ…けて:たつ→达央名字的简称。たつけて:小心点。

热度 39
时间 2017.11.11
评论(2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