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信日记 14]吵架(上)

*仍然注意ooc

 

(其实看到标题就觉得不太妙了吧)

 

 

指尖不停的敲打着桌面,感受着耳机中传来节拍与音符的律动,在好不容易结束最后一个音符的手放下了纸笔,感到疲惫的倚靠着椅子,伸了下懒腰。待在工作室好一阵子的达央从椅子上缓缓站起,视线从琢磨许久的乐曲纸张中移开,逐步走向音乐室门口。

即使是位在室内也可以闻到水气的味道,走出户外的门之前鼻间已经开始感到阵阵发痒,达央不禁开始回想自己究竟坐在里面多长时间了。

黑夜中,从窗口旁可以看见,路灯的照耀下细雨不断下着,蛙鸣不时穿插,绵密细小的水帘笼罩,形成安静的雨夜。

说到声音…

达央从口袋中掏出原本一直安置在客桌上的手机,液晶屏幕在开启开关之后亮了起来,一条条讯息逐步过目,在确认过各种工作的告知事项以及经纪人对他的提醒之后,感到奇怪的抬起眉毛。

 

…那家伙,最近怎么回事?

加上今天,已经是信长没有发出任何Line讯息和电话的第五天。

 

不是他在吹嘘,信长所谓的“分享喜悦”在以往可是开始清理一天当中的累积讯息时最不想点进去看的,不仅数量多的吓人,内容更是跳动。在大概都可以猜得到的前提下,达央在每天工作结束、无聊之余带着一份打发时间的心态,不小心的还是全部看完了。

每天每天…

怎么自己都不会烦呢。

 

虽然心中是这么想的,事实上达央知道自己还是相当乐在其中。

查阅信长每一天分享给自己的喜悦已经成了例行公事,就算没有见面他也可以感受到信长这一天过的多么多采多姿,让整天沉浸于完全隔绝杂音的音乐室中的自己再度活过来。

那样鲜活的字体带着刺激的能量,让他不禁也在吐槽信长之余,主动提起些自己稀松平常的生活。

 

看着每一件信长回应的贴图以及充满正能量的回复,即使是刚刚维持好一阵子摇滚热意的达央都不禁泛起笑意,眼光转为柔和,一种在社交工作上与狂热乐团中完全不同的感受油然而生,包覆内心,充满暖意。

虽然每次难得的见面,他都带着麻烦的语气吐槽信长的海量讯息占据太多的内存,带着笑道歉的信长却好像清楚着他并不是真正的厌恶,后来更是维持着一贯的作风发着讯息,丝毫不带反省和悔意。

能够把握得当的了解他的玩笑,或许已经是他们俩之间的默契了吧。

过去信长也不是不曾一天零讯息过,工作上的疲劳连带影响睡眠需求以至于无法像平时的讯息轰炸等理由他都可以猜得到,况且没过多久信长也会自动带着一大串的卖萌贴图来说明,令达央几乎没有感到不习惯的时间。

 

但是…

这次会不会太久了点?

 

比起讯息,达央更喜欢用打电话的方式,确实的听见对方的声音令他更加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更容易与人沟通。

这段期间,他不只一次的在信长结束工作的正常时间打过电话,但是当接二连三的结果皆为让他感到越发没耐心的电子女性提示音时,就算拨打时间是三更半夜也没在顾虑了。

不过结果却还是:你拨打的电话关机中…

 

到底怎么回事。

 

========================

 

命运彷佛了解他的急切,隔一天原本只是单纯的应邀约去事务所拜访某位前辈的时候,在电梯抵达指定楼层,达央踏出电梯门的同时意外的听见了某个讯息,反应神经使他跟着声音转过头往传来的方向望去,于电梯口的边上安全门处,看见与自己同事务所的后辈松冈祯丞,独自站在阶梯扶手边小声地讲电话。

「…kaji桑不会在意的,这又不是你的错。」

Yuki?

虽然达央并没有躲起来,松冈祯丞却完全没有注意到附近有个人在的继续专心讲着电话,神情十分专注不二,表情没有像在节目中那般谨慎小心,亦不像平常那样面无表情的僵硬着,曲线上扬的嘴角更多的是与朋友相处一块那样轻松自在的氛围。

「我知道,我没有打很多吧…我是怕你会闷坏。」

松冈祯丞一直是个谨慎的后辈,说话小心做事小心,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信长的相反版本,面无表情的时间十分平常,要让他露出表情似乎都别有一番功夫,而这却是信长十分擅长的本领,打开松冈祯丞的开关异常容易,难怪各种绯闻会源源不绝的被传诵。

祯丞在和谁说话呢。

虽然说脑袋打着问号,不过达央心中自动浮现了答案,同时心情开始复杂。

而现实彷佛就是如此戏剧性。

「好啦,别打游戏啊…别开我玩笑了,信长你休息吧。」

啊…

所谓理智线忽然断掉就是这种感觉吧。

这一瞬间,脑袋中各种想法交错,各种情绪交缠,达央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开心还是恼怒,肢体比脑袋还要更快的反应动作。当达央回过神来时他才察觉自己已经走到楼梯间,后辈的手机稳稳地出现在手上,而身边的松冈祯丞更是张大双眼,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达…」

虽然松冈祯丞一副尝试说些什么,手足无措的样子让人放下思考去聆听,但拿到手机的达央此时完全没有心情去理会他的一言一行,与往常耐心听后辈说话的温柔相反,已经显得稀少的耐心目前以直线速度迅速降低。

当达央无视松冈祯丞的时候,电话里的信长什么也没有察觉,原本的对话继续着。

「总之…这一阵子谢谢你…」

耳边传出那好久不见的声音时使达央差点无法控制自己的险些爆发,难听的话就在嘴边彷佛随时破口而出。他不想去管自己现在脑子里在想什么,误会什么,还是相信什么。

现在。

只是想听听。

「谢什么?」

达央不自觉的低了好几个音,不带以往暖意的声音宛如问罪。站在旁边的松冈祯丞不禁后退了一步,但他丝毫不在意。

「…达央桑?」

信长沉默了一阵,似乎被突然变了个嗓音而吓一跳。

意外的,达央并没有生气的朝着手机怒吼,脑袋此时清晰的难以想象。他听到自己的声带维持着冷淡的声音平静的说道: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那个…达央桑准备的还顺利吗?」

听到这一句话,他不禁”嗤”的笑了一声。

他不懂为何信长还可以如此平淡的提到前不久才发生的往事,一个与自己并非普通关系的人,在相隔多天之后还来关心,难道不觉得尴尬?

曾经那样的温暖,时隔多久回想起来。

留剩苦闷。

 

在信长和他断掉联系之前,达央提过这周即将要进行第五张专辑的MV拍摄,纵使拍摄的具体时间还不清楚,事前的准备工作、各幕的场景讨论都将如火如荼的开始。

尽管一场场的讨论一定和过去一样复杂又繁密,在纸上在计算机上,十几个人一个个纷纷细项说明着每一部份的拍摄内容与预定计划,就和以前一样需要耗光自己所有的耐心与心力。

即使如此,他知道他还是很期待。

还记得那时候,坐在桌子对面的信长和自己一样的兴奋。

在又开始乱夸了一顿之后,达央忍受不了的轻拍了下桌子,半掩着脸才令后辈懂得适可而止:

「笨蛋,开心什么?拍的又不是你。」

「嘛…虽然我不是很懂,也不是很听得懂摇滚音乐究竟要怎么样才是好。但是,这是达央桑的成果,只要是听过歌曲的大家一定都会知道,达央桑走到这里有多不容易。」

只要是听过歌曲的大家一定都会知道…啊。

OLDCODEX走到至今他不需要谁来恭贺,全程到底经历多少的努力他也不用其他人来多嘴,没有谁会比自己还要清楚,当乐团发展如此他也只会笑笑地说:嘛,当然啊。

透过他的音乐。

当下的心声被后辈直接说出来,身心忽然被”铿铛”一响。

 

「因为达央桑一定是最好的~」

…信长对自己的迷弟特性大概半辈子是不会好了。

虽然达央边喝着酒边嫌弃着某人闪闪发光的双眼,在不知不觉中脑内却是逐渐习惯了信长每次的支持与鼓舞。尽管以崇拜的心态而非现实角度所给予的评论不具备任何的可靠性,那样既单纯又直接的话语却打动着身为前辈的自己,一直以来对于新专辑的好评度抱有担忧的一段日子,奇怪的稳住了心中的那股不安感,曾经因此而被解放过,被那个众人所知的smiling。

为什么。其实答案不用多久达央就想到了。

他果然也只是个平凡的普通人啊。

 

那样充满心灵与心动的夜晚,现在想想只剩下回忆。

几天累积的焦躁,逐渐掩盖。

 

 

 

「你这五天上哪去了?」

「…这个…」

「看到通话纪录了吗?你看到我打几通电话了?」

原本一直压抑的心情逐渐膨胀,随时会像充气的气球一声爆开。即使现下仍然可以装作像典范前辈的姿态心平气和地说着话,但并不知道紧绷的神经什么时候会断裂。

「LINE不回,电话不接,你事务所不方便透漏。」

「五天…你是从人间蒸发了?」

达央不得不承认每天晚上结束工作回到家中,整顿干净躺到床上,在手机的屏幕上看到那与白天一样仍然毫无动静的讯息,没有响应,没有阅览,一整个对话窗口就只是他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一天又一天。

心情是多么的糟糕。

「不是,我是因为…那个…」

「什么?又是体贴前辈的该有作为吗?我说过,我不需要,我不需要那种东西!」

他不是内心坚强的人。

他不会对任何人说,当每次在脑海里浮现这次新挑战制作的专辑曲风可能会得到的非理想结果,他是如何焦急的重整气势,倔强的迎头而上。粉丝的鼓励固然占据分量,乐团成员互相保持信心亦是强大的抵住,但他内心当中最渴望得到的依旧只是来自喜爱之人的支持与陪伴。

「还是你认为,我不必管你闲事?」

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完全消失踪影的信长,确确实实的给予了达央长达五天难以想象的感受。

那份自从与信长结交之后少度出现的自我不确定感,再度垄罩。

信长支支吾吾的回应就像洒在干柴上的油滴,将达央心中的隐忍怒火烧得更加旺盛。他问的那么清楚,说的那么明白,而对方仍然意识性的不告诉他事实,那么即便说出来并不具备参考价值。

「没有这回事…达央桑,怎么可能会…」

信长的声音已经开始音变,音调提高,由原本的迷惑逐渐显得高亢,焦急感强烈的彷佛随时会哭出来。

「那到底怎么回事?什么事可以重要到你不告诉我却告诉松冈?」

这句话说出口的时间比达央自己想象的都还要快,还要容易,却也同时往自己身上划上一刀,说出口的快感瞬间被无力感冲散,阵阵酸麻遍布喉间,残余满满的无奈。

达央不禁闭紧双眼,忽然意识到,虽然问出问题的人是他,但是却也不想听到答案,矛盾的交错在心中开始混乱。

「祯丞是…咳…」

就像是提醒,信长的停歇使达央此时才从视野中发觉松冈祯丞停留在自己的不远处,背靠着墙一动也不动的待着,忐忑不安地时不时望着这边。

「达央桑…这是祯丞的手机,不太适合。」信长又清清嗓子,试图保持冷静的抖音从电话中传递而来「之后我再联系你…好吗。」

看了一眼不明所以而有点吓到的后辈,达央沉默了。

拿着松冈的手机说这件事的确不是很恰当,更何况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私人问题总不能让他一直待在这里,私心来说,他一点都不想让松冈知道信长与自己之间的状况。

唯一的问题是…

「…你会连络我对吧。」

达央知道信长在自己心中已经产生一丝不信任感。

如果放掉现在的机会,如果现在挂断了电话,下一次该不会又是五天之后?或是更久?

那份不断冒出怀疑的嫩芽刺激着他的心绪,不安的焦躁更是不停浮现。

「是,一定会的。」

信长朦胧的嗓音逐渐低沉,彷佛意识逐渐远离。

 

 

电话终了。

 

 

达央深深看了眼液晶屏幕上显示的文字,又注意了下时间,便面无表情的迅速转过身,往后辈身边走去。

松冈祯丞冷汗直冒。

虽然从脸部上的表情可以观察出,前辈现在的情绪不像一开始的怒火冲天,那现在究竟是恢复平常亦或是暂时平复而已呢,松冈表示十分不解。

达央拿着手机示于胸前半空,示意对方伸手来取的礼貌姿态。

松冈看了前辈几眼,慢慢的伸手,握住自己的手机想要拿回来的同时,却发现达央桑没有松手。

不仅没有放手,前辈还开口:

「晚一点祯丞你还有工作吗。」

语气平稳,尽管气势没有像刚出现在自己面前时那样气势汹汹的最终BOSS感,松冈祯丞还是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冷意,在自己毫于预料的情况下席卷而来,并且矛头似乎对着自己!

「没…没有,」松冈祯丞此时感到喉咙意外的干哑。前辈虽然对自己没恶意却产生极度想要逃跑的想法「达央桑如果有事的话随时候教!」

「喔,那真是太感谢了。我的确有很多问题要问你。」此时才慢慢放掉手机,准备前去办公室与前辈谈话的达央带着笑说道「我时间差不多了,结束了再通知你。」

松冈祯丞僵硬的点了点头,看着前辈从自己身边越了过去,松口气的同时不禁暗自的想到:

那个绝对不是信长常常推崇的达央桑式笑容。

 

 

 

觉得自己极度悲剧的松冈祯丞不会知道,在铃木达央又连续两天没有接到岛崎信长的联络之后,他自己又会遭受到如何的精神拷问了…

 

TBC.

 

一直很想尝试看看的新挑战  很满足

谢谢观看~

 

 

热度 25
时间 2017.09.10
评论(1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