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信日记 12]节目现场

 

「各位观众朋友大家晚上好,我是下野纮。」

「大家晚上好,我是岛崎信长。」

 

又到了固定的广播时间,虽然对于现在的信长广播不同以往已经是驾轻就熟的程度,另外还有十分可靠的前辈,安心感更是不同凡响,以至于在进行广播时他都是相当的放松,尽情的表达自我。

只是今天稍微不一样。

 

「信长君,今天是公开的实地广播呢。」

「感觉根本和见面会一样啊。」

 

因为广播多集,收到很多的粉丝欢迎,因而举办了现场的公开收录广播节目的活动。平时看不到观众的前提下,没有料到眼前座无虚席的人数的信长感到不可思议。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收听,突然觉得,好感动。」

底下一阵欢呼,信长又忍不住的挥挥手。

「没事吧?现在才刚开始就要说结束感言了吗?」下野纮歪歪头盯着坐在隔壁的后辈「一开场就哭了?」

「才没哭!」

「好的,既然如此,就开始我们今天的主要活动。」下野纮很满意的转回视线,看了眼桌上的台本,继续朝着观众席的方向看去「话说回来,信长君还不知道今天要做什么吧?」

「是的。」信长一手拿着麦克风,一手把自己前方的纸张拎了起来,白纸黑字的给大家过目「今天拿到我的台本时我还以为是工作人员出错,上面只有写”岛崎桑请好好的自由发挥”。下野桑的也是吗?」

「喔~我的可跟你不一样。」

「咦?」

「首先先跟大家说好,今天司仪的工作就交给我准没错了。」下野纮立好前提,瞄了一眼旁边一脸无可奈何的后辈,哈哈哈地说道。

「诶?所以只有我一个人吗?」信长不敢置信的问道。

「不会的不会的,我们今天还有一个特别嘉宾,也就是今天的主题了。」看见信长边松口气边沉重的点点头,下野纮又忍不住的笑出来「今天的主题就是--《前后辈羁绊》之《岛崎信长与他的好前辈》~~」

听到这个,信长一时止不住自己想笑的冲动的趴在桌上。

下野纮装作关心的呵呵问道「怎、怎么了吗?有什么问题吗?」

「咳,不是,我是想说,这是什么主题阿!」信长镇定的拿回麦克风,无法理解的问道「那个标题是谁取的,而且不会有人对这个感兴趣吧?」

(「耶!!!!」观众们…….)

「…….」

「好的,看来我们可以期待的继续进行下去了呢。」下野纮无视信长一副可以死了的表情,半心疼半开心地说道「既然已经提到信长君和他的好前辈,那就先来让信长君猜一下,究竟是是哪位到现场了呢?」

信长听见问题后,瞄瞄身边的下野桑,皱着眉头非常怀疑的说:「嗯,根据我对这个广播的制作人员们个性的了解,他们喜欢,恩,制造一些有趣的情节看来,也就是捉弄我的部分,所以非常有可能所谓的特别来宾就是下野桑。」

「虽然这由我来问实在有点奇怪,不过你怎么会觉得是我?」下野纮吐槽「啊刚刚忘记提到,这位特别来宾是由观众朋友对于这项主题票选出来的最佳人选,非常感谢大家。」

(一阵掌声)

「非常谢谢大家。」信长也跟着观众拍拍手,继续接着自己的观点解释道「这也很合理不是吗?下野桑早就让大家知道,他是个多么好多么温柔的前辈,会给后辈非常多机会,就算我说错话也会帮忙圆场,非常有前辈的帅气感,有这样的前辈一起做广播不是很好吗?大家都知道下野桑在这个广播里是多么照顾我的,对吧?」

(又是一阵鼓掌)

听见掌声信长非常开心,满脸光彩的朝着前辈说:「对吧对吧~」

「明明是你在夸奖我为什么你这么开心啊?」满脸不解的下野纮怀疑的看向信长,过了几秒又低下头,稍微整顿了下很想笑出来的情绪便接着说「所以我们要来解答一下信长君到底有没有猜对呢?」

「BUBU~」

「诶!!真的假的!我还以为我绝对猜对了。」

信长歪了下麦克风,感到不敢置信。

下野纮仍然笑着说道:

「所以是没有答对,这次工作人员有好好工作,真的去请来这位特别嘉宾喔。不过因为等下我担心你会猜太久,让我们的来宾等待太久不好,所以现在我旁边有一个提示箱,里面有一些提示提供,可以吗?」

信长点点头:

「有提示当然最好啊。」

下野纮从箱子里抽出一张被折起来的纸,打开后看了眼,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让信长开始感到不安。

「什么提示啊?下野桑看起来很不对劲的样子,没问题吗?」

下野纮挥挥手,继续对着麦克风说道:

「没事没事,我只是怀疑这种提示可以播吗。」

「诶诶?到底是什么提示?」

下野纮吸了口气,一鼓作气的照着纸张上简单的几个字模仿了起来:

「你,是我的狗。」

(一阵欢呼)

信长也跟着大拍起手掌心,笑得合不拢嘴。

「太厉害了,下野桑。不愧是下野桑。」

下野纮没理会他的赞贺,无奈的看了信长一眼:

「别笑了,你知道是谁了对吧?不要浪费我的牺牲演出。」

信长点点头,应着前辈要求和观众们的期待眼光,对着手中的麦克风大声答出正确答案:

「是的,欢迎今天的特别嘉宾—铃木达央桑!」

 

背后的帘子从两边被拉起,在观众们热烈的掌声之下,达央从中间的暗道走了出来,在两位站起来的主持人的中间位置停了下来时微微弯腰示意之后,拿起手中预备好的麦克风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狗狗的主人铃木达央,请多指教。」

「汪!」

原本因为达央的介绍词已经开始狂欢的观众,因为信长的响应而更加亢奋,整个会场一时之间充满尖叫,情绪高到无法低落。

「是的,看大家这么热络一定是还记得,不过还是稍微问一下吧。」下野纮手持着台本,朝信长达央的方向望了过去「这是当年的搭档默契对吧,不知道刚刚大家有没有发觉,我在念提示台词时,信长君一点反应都没有。」

达央站在中间兴灾乐祸的拍起手来,把回答权扔给信长,毫无意思的保持沉默。

信长插起腰,一副为难的歪歪头解释道:「嘛,因为不是主人说的嘛~」

(又一阵欢呼)

一开场就如此高昂,见欢呼声稍稍降低的片刻,下野纮连忙接着说下去,以免环节无法进行:

「看来今天我们会非常欢乐的。我们就先坐下再继续说吧。」

 

三人回到小桌子旁边纷纷坐下,相对位置如刚刚一致:两位主持人坐在两侧,特别嘉宾位落于中央。

当下野纮准备好时,却听见旁边的另外两个人已经放下麦克风欢闹的聊了起来,彷佛完全无视现在是录音时间,一副已经下班的样子。

达央指了指信长,使坏的表情尤其明显,信长一阵笑,手反驳的又挥了下。

下野纮有点怀疑自己在这里的理由:

「喂,现在是收录中。你们两个在做什么?」

「约会吗?」

接着两只很默契的一同向下野前辈挥挥手表示否定。达央接着回应道:「信长刚刚说了些不知所云的话,我根本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下野纮立马向大家报告:

「我想大家一定很疑惑这两货在坐下的时候说些什么,不过都是些没意义的东西所以就别太在意了。」

「是的,对大家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信长连忙接着说,就算达央桑来了他还是不会忘记自己最基本的职责的。

不过信长如此的回答,却让嘉宾感到疑惑:

「下野桑这么说就算了,没意义你刚刚还笑的那么欢是怎样?」

「对大家没意义,但是对达央桑来说是很有意义的,这个节目可以让达央桑有意义的来再有意义的回去。」

或许以前接到达央的梗近乎无法继续说下去的小后辈,经过多少时间的磨练,已经足以在舞台上来去自如,对于很久没在同一个舞台上说话的前辈来说,没有些欣慰是不可能的。

「希望可以这么顺利就好了啊~」

「你这么怀疑的语气没问题吗…..」

彷佛接到某人不信任的电波,信长看了眼下野桑没有要插话的意思,理解到现在是类似FREE TALK的环节,便接着原来轻松的气氛随意的开启话题:

「不过为什么达央桑来了?」

「怎么?不欢迎我吗?」

见达央不高兴的蹙眉,令信长一时站了起来放下麦克风挥着手,在没收到音的状况下着急着,令达央笑了起来:

「麦克风麦克风,做了多久了不要忘记麦克风啊。」

下野纮一副感同身受的实况报导:

「刚刚是信长君太着急忘记用麦克风讲话,请大家体谅他一下他的紧张吧。」

信长回到原本座位,保持镇定的解释道:

「我想大家都知道,达央桑今年后半的乐团日程非常密集,新专辑,各地巡回表演,还有电视台的节目收录,我想大家一定跟我一样觉得达央桑真的来了很不可思议对吧?」

口条清晰,口齿清楚,不同于被他耍着玩的慌张模样。

达央看着与过去不同的信长,满意的微微点点头,跟着正经地对着麦克风说道:

「嘛,很久之前在某些专访我也有提过,乐团和声优的工作对我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一部份,任一个舍弃了对我来说都会很痛苦,正因为两边都有我需要学习以及享受的东西,更加不可能随便的放弃,所以藉由声优铃木达央的身分回来也是必要的。」

「谢谢大家。」

(掌声~)

「达子的话,最近其实还是有参与一些配音工作的,只是目前还没对外公开对吧?」同一事务所的前辈下野纮示意的看向达央,见他同意的点点头之后便继续开口「有时候还是会在事务所看到这家伙,所以大家不必担心,他还是在声优界混的很好的。」

达央一脸正经的提醒:

「昨天才在事务所碰过面吧?」

下野纮笑了下,顿时感到哭笑不得的说:

「昨天碰到达子的时候,因为很久没看到他,那时候这家伙戴着棒球帽,脸上还戴口罩,一身黑黑的走进来,第一眼还以为是进来闯空门的,吓我一跳。」

「啊哈哈哈~」信长笑的很欢。

达央”气愤”的吼道:「明明好久不见了竟然把自己直属后辈当作小偷喔。」

下野纮:「抱歉抱歉~」

眼看题字版上已经开始出现该进入环节的提醒,信长边在心里叹息时间的短缺边收了心的把话题拉正:

「嘛,大家应该看出来了,达央桑平时就是不管对前辈还是后辈都很好的人喔,前辈就暂且不提,对待后辈更是非常有耐心,对我们后辈来说,真的也是个非常棒的前辈。」

下野纮歪了歪头,感到无法相信。

达央转过身面对信长,先是拿起麦克风放到嘴边,一时间却又没讲话,舔舔嘴巴后还是忍不住的开口:

「我说,我和你明明很久没合作了,你哪知道我是哪样啊?」

「呃…自然有朋友会跟我说。好事总是要分享给大家知道的嘛。」

唯一有台本的下野纮终于停止了可能无边无际的谈话:

「有些事情就是要经过他人转述不然大家永远不会知道呢,那些我们后台再聊吧。」

「达子先问你一下,对于今天上的这个节目的标题有什么感想?」

屏幕上又重现了原本的标题,达央看了眼,没有多少表情,淡定地冷静地站了起来,正面朝着下野纮的方向,手臂伸的长长的却往后指着后面的后辈:

「我怎么从来不知道我是这家伙的”好前辈”了?」

信长连忙跟着站起来:「不不不!」

「你,」达央转过身,挑起眉、极度正经的质问「之前不是一直给我找麻烦吗?我的脑子里只有你给我事故然后我不得不上帮你收拾烂摊子的记忆。」

信长无法否认:

「…是没错。」

「没错对吧?」

一转眼,光彩的笑容出现在信长的脸上:

「非常感谢你啊,达央桑!」

达央感到不能更无奈:

「…你稍微给我反省一下啊。」

(笑~)

下野纮无视某人的悲剧心情:「好的,我想大家应该差不多适应这对前后辈的相处模式了。」

达央回到座位插话道:「真的吗?我怎么觉得这段一点意义都没有?」

见下野桑无奈的表情,信长不禁开口:「当然有啊达央桑,大家一定更加了解了达央桑的好。」

「去死啦。」对着后辈的自豪神情,达央忍不住回道。

「所以达子你们来分享下一路走过来曾经发生的有趣的事吧?」下野纮边笑边提问道。

达央偏过头去看前辈面前的台本,嫌弃的抱怨:

「这个问题谁写的啊,问的实在有点奇怪不是吗?」

信长早就在旁边笑歪,下野纮摆出了继续继续的手势,达央不得不继续说话:

「嘛,好吧。其实大家都知道,信长这家伙是个异常热情的怪人,常常会失控到无法理解的地步,虽然说对已经习惯的人来说,像我像下野桑,他不管做什么其实都是很符合他异常的逻辑的,但是对一般人或是说生人、不熟的人来说,其实就是一大惊吓。」

「因为我们两个都很喜欢游戏,有一次工作结束后到信长家一起玩,因为游戏是属于那种连续故事剧情的长篇游戏,战斗搭配剧本的方式,玩起来特别耗时间。当我们玩完告一段落的时候,已经是工作结束的五个小时之后了,也就是说当时已经深夜我没有交通车可以回去的情况下,信长就让我借住一晚,说他家里有一次性的牙刷之类的清洁用品可以使用,我就想说这个后辈不错嘛,就接受好意的住下。」

「但没过多久我就后悔了。」

「我说我先去洗个澡,去拿信长说好要借我的一些衣服之后,当回到浴室时我看到这家伙正躲在浴室里面。」

(咦?!!!)

信长顿时惊吓,站起来走到达央身边猛挥着手,一时之间就像鹦鹉似的连续发出同一个字:

「等等等等等!!!」

但是达央完全不理会他,自顾自地说下去:

「我想说这家伙也未免太无耻了吧,我去洗澡还来埋伏,搞这种play,难道想跟我一起洗吗?那个瞬间我保证我全身上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信长不放弃的进行阻止行动:

「等等等!不是的!」

某人还是无视的挥开澄清者的手臂:

「哪一天我会不会被这家伙袭击?」

一脸快崩溃的信长忍不住大声说道:

「什么袭击,才不会!也没有这种事!」

在一边看戏的下野纮前辈好心的出来阻止,热心给予信长澄清的机会:

「信长君来解释一下吧。」

终于可以解释清楚的信长忍不住松口大气,没有握麦克风的另外一只手不禁浮躁的上下挥动:

「大家不要误会,为什么我在那里,是因为那时候我在补充已经用完的空瓶洗发用品,前一天我已经用完了,本来就想说等到隔一天要洗澡的时候再去补充,结果当天回到家的时候和达央桑玩游戏玩的完全忘记这件事。前辈说要去洗了才突然想起来,总不能让前辈光冲水而没有洗头发的清洁用品可以用吧。」

好不容易说完的信长再度吐口气的回到座位坐下。

听完解释,下野纮加强澄清的问道:

「所以信长君是完全这个念头对吧?」

「邦、当然没有!」

一时之间不小心咬到词,信长的耳朵越来越红。

达央笑得更加乐不可支:

「喂喂喂,这个时候咬绝对会被认定是做贼心虚喔~」

稍微镇静一点的信长回道:

「不是不是,是达央桑爆出这件事吓到我!」

 

「没问题吧?」

等待同样遭受达央毒手的后辈恢复过来之后,下野纮还是问了一声。

信长表示不成伤害:

「是的,没有问题。」

下野纮点点头,便解释接下来换信长说说曾经发生的趣事。

信长有些紧张,双手一上一下握着麦克风说道:

「恩....刚刚也有提到,虽然我很久没和达央桑合作了,私底下我还是常常从身边的朋友们那里听到关于达央桑的事的。因为有个朋友是和达央桑同一个事务所的嘛,虽然现在不如以往热络的常见面,但是当可以一起吃个饭或是一起乘车回家时,他常常跟我提起达央桑的事情。」

「那家伙是对说话方面相当苦手的,阿,也不能说是苦手,他会针对一个问题非常的谨慎,会在脑袋里想说这样回答好吗、有趣吗、那样会不会更好呢......之类的,所以常常会看到他突然定格石化。这是他很想改善变好的地方,所以他非常常和别人学习,是个好家伙喔。」

达央点点头:「嘛~我基本已经知道是谁了。」

下野纮跟着:「嗯嗯嗯,我也知道了。」

信长同意:

「哈哈哈,和两位前辈是同一个事务所嘛。像是说话方面阿,或是见面会的表达,台风还有对粉丝之间的互动如何才会更好,他说他常常向达央桑针对这些事情去讨论,他说达央桑对于这些非常的厉害,也很老练,十分热心的帮助他。」

「前几天他才跟我说,明明乐团现在处于高峰状态的达央桑,来事务所的时间相对减少了很多,在乐团很忙的同时,达央桑耐心的陪他进行了一下午的现场演唱的讨论,声音阿、高低调,还有一些舞台上的台风,如何才会更加打动粉丝们的心,还有很多很多细节,他说真的很感谢达央桑,才让他更加有信心站在舞台上。」

达央对于一连串的评语顿时不知该作何反应,悻悻然地说道:

「那家伙突然一脸紧张的靠过来,好像死了人一样,我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很严重的事,那个状态下谁会那么厚脸皮的抛下他啊!」

信长十分开心:

「是的,所以大家都知道达央桑其实是一个多么温柔的前辈了吧。」

下野纮无法理解:

「不过信长君和你那位朋友都这么说,但是我根本感觉不到。」

信长得意表示:

「啊啊,这是后辈的福利吧。」

坐在中间的达央打断了对话:「等等,你有搞清楚现在是怎么回事吗?」

「咦?」

达央”亲切”的指着背后舞台的幕帘:「工作人员们都露出一脸为难的表情不是吗?」

「怎、怎么回事?」

达央很冷静的再度对着屏幕上的标题说道:

「今天的特辑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念念看。」

「<<前后辈羁绊>>。」

纠正道:

「下面那行。」

到这里,还没念信长终于理解前辈想说什么了:

「呃..........<<岛崎信长与他的好前辈>>。」

达央表示嫌弃:

「所以你提你的朋友干什么巴嘎!!」

「阿哈哈哈说的也是阿,但是、但是重点是达央桑,我一点都不重要,不,没那么重要。」

下野纮看不下去了:「冷静点,信长君。」

 

就此,节目到了尾声。

两位主持人先是说了说自己的感想,默契的把来宾留到最后,令达央又忍不住吐槽:「不是通常是嘉宾先说完的吗?还有让人来帮忙收尾的?」

当然也没有人理会他,达央苦笑着说了几句非常感谢之类的,希望大家有享受到这场荒唐却没有什么内容的见面会,最后又补上了一句:

「不过大家经过这场见面会,应该可以很清楚的了解到,今天的嘉宾根本是请错人了~」

顿时观众又笑了一场。

信长更是猛挥着手拼命反驳着。

 

于是,愉快的公开录音就在掌声之下结束了。

 

 

[小剧场:幕后TALK]

 

信长:辛苦你了,达央桑。

达央:今天你又是跟一群IM的在一块,要不要干脆转了算了?

信长:诶诶诶!售身契吗?

达央:噗!哈哈你这家伙是哪个时代的?现在还有人用这种说法吗?

信长:不过很可惜耶,以前也是和下野桑合作的时候,祯氶担当来宾,有一个说出5个优点的环节,今天时间不够就没有采用了。如果是达央桑的优点,5个或是50个我绝对都说的出来!

达央:…嗯,那肯定都是你做白日梦我没有的优点吧。

信长:才不是,达央桑的优点很多的。

达央(转移话题):但是,要我说你这家伙的优点就很有难度了,如果我一个都说不出来的话,说不定工作人员就是担心场面太尴尬才没有安排进去。

信长(认真思考):嗯…也有可能。

达央(摸狗狗的头):你好好努力啊。有工作人员在找你,快去。

信长:好。

 

望着信长离开的背影,心里感慨万千。

过去曾经常在录音室里讨论很久,反省会一次又一次的后辈,已经可以在见面会,可以在录音现场,跟上他的步调来去自如。

时间过得真快啊。

达央忍不住微微的嘴角上扬。

 

(其实很容易的,要说你最大的优点,对我来说并非只是笑容那么简单。)

 

(应该是,随时随地,只要我回头,你就在那一直包容我的那份坦率吧。)

 

 

END

 

一直很想写一篇官方达央X信长的故事

如愿以偿,很开心

希望大家看的愉快2333

 

 

热度 26
时间 2017.08.06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