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信日記 10]交往之后

虽然说了交往,达央却觉得难以适从。

一开始还有些期待,说不上的兴奋。

但事实上并不如他的想象。

两个社会工作人士,其他的工作他并不清楚,但像是声优这种随时可能日夜颠倒、生活时间错乱的工作,十足代表着两个人的共同时间机率低,况且之前FREE的合作,热潮已经消退,再度携手的可能性也大大降低。

信长…在做什么呢。

即使平常工作时间占大多数,达央还是时不时的这么想。

如果只是女孩子,打通电话传个讯息,他都可以预料到对方的各种回答,同时也更可以放下心来。

太忙没办法接电话的话,大都会在讯息中撒娇一下。

刚回到家时的话,大概会说个”很想念你”之类的。

两个人刚好有可以一起休假的时间的话,说不定可以一起安排个出去玩玩的愉快假期。

面对一名与之前交往相异的性别,嘴上说着没有差别,其实达央还是有些顾忌。

翻开手机里的LINE讯息,尽管信长每天晚上的讯息从来没断过,次数更是多得不禁让人露出苦笑,相比交往之前更加大胆了些。

但是…该怎么说。

「还是不够满足吧。」

他不是个容易满足的人,即使那天信长做的告白十分真诚,还是会忍不住的想到:

那家伙又跟哪个前辈好上了?

那家伙又会跟哪个朋友关系更好了?

那个天真的家伙,在二次元游戏以外的地方都只会傻笑地站在那,依靠别人的帮助。

所以说…

达央忍不住皱紧眉头。

麻烦的地方一大堆…

为什么我会喜欢上那种家伙啊!!

 

「达央,你手机出问题啊?」

真守瞧见某人死死紧握着手机,一副不把它捏烂不罢休的凶狠表情,好奇的靠了过来。

「真可怕,现在连你家手机都跟你有仇。我要小心一点。」

「嗯,最好小心一点。你很危险。」

随便应了一句回去,也没管真守自顾自地坐在旁边,达央将手机扔到面前桌上,开始看原本打算看的台本。

「你现在才开始看?刚刚不是已经说要看了所以我现在才来找你。」露出一副苦恼的真守瞇起眼睛,对着达央的脸指了指「说谎,骗子。」

不禁歪了脸,达央怀疑地往好友瞧去。

「刚刚是多久?」

「咦?十分钟?」

接着用力地将真守猛指的手挥开,满脸不屑的样子说:

「那就给我等着。」

会乖乖等着待着的就不叫宫野真守了,他把自己的台本打开,翻到达央台词最多的那一页,举在达央面前上下挥动,不可置信地说道:

「就这种程度的台词你会没办法上我就不信,我们超级性感超级帅气超级前辈的铃木达央桑,早就练习超多遍,怕什么?」

旁便默默听着的达央忍不住『噗哧』一声,受不了的抬起头来,拍拍真守的肩膀。

「…好,我服你了。」达央把翻到自己那页的台本放在大腿上,扶着额头投降的说道「怎样?要说什么。」

见终于到了自己说话的时间,好友很满意的点点头。真守『咳咳』的清清喉咙,正色说道:

「我先说结果好了。」

「…信长君又开始忠犬了你知道吗?」

虽然早有预料,在上台之前真守通常不会有什么多正经的话题讲,在紧张的时候他一直以来都是越闹越欢的让自己松懈下来。

可是,现在想狠狠揍他一顿的情绪是怎么回事。

「什么啊,我很正经的说耶。」看达央一副快崩了的表情,真守努力忍住笑的继续说「前一阵子我和下野桑合作一个event喔,是最近还是之前我忘记了,下野桑不是在和信长君主持广播吗?」

「然后?他没有说一堆我的事吧?」

「嗯嗯嗯,是没有。看来达央桑的条‧教有成功喔,信长君真是了不起啊。」真守鼓鼓掌「说是没有再说了,成功从忠犬毕业真是太好了。」

「是是是,太好了。」达央敷衍地说道,结束好友随便掰出来的忠犬话题「那你一副可惜是怎样?」

「…嗯,是觉得很可惜啊。真的很可惜啊。」真守装出快哭出来的表情,拍拍达央的肩膀,安慰似的表示「别难过啊,达央。下野桑觉得信长最近好像谈恋爱了。」

理智线仍然上线中的达央一眼就知道真守只是在玩而已,故意忽略后半句的说道:

「诶?为什么我要难过?」

「信长君已经放弃了一个这么好的达央前辈,不是一个该让大家一起默哀的大丧事吗?」

「是啊,看来homo的信长终于可以恢复理智了呢,应该祝贺他才对,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要打起精神啊,达央。」接着又充满『可惜』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

达央见真守玩够了后就自己继续『难过』的离开,去找刚刚叫他一声的工作人员,留剩自己继续坐在原地阅读台本。

好友突然来的插曲,虽然从头到尾没什么意义,不过倒是又多一条要伤脑袋的事。

翻了翻眼前的台本,熟悉的台词在脑中环绕,同时却一直有一个模模糊糊的映象浮现。

达央烦躁的把台本丢到桌上。

根本看不下去。

 

这时候,原本就在桌上却被压在台本下的手机,忽然震动了几下,发出『扎扎』的摩擦声。

达央抬眼,随手从台本下抽出手机。

是一个预定的日程,好几天前他输入到手机里的,以免自己忘记。

但是通常他只会将提醒时间设定在晚上回到家的时候,以防干扰到录音或是乐团团练的时候。

这个时间突然响起来?

「我打错时间了?」

不过还好打错了。

看了眼内容之后,达央顿时心情舒畅,烦躁的情绪解缓。

日程上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包含着当时相互约好之后雀跃的感觉,此时特别突出。

 

预定日程的后面写着:

难得的晚餐。

 

===========================================

 

约定地点是在一间隐密的居酒屋。

装潢十分具有古老的日式风格,黑色的推门前挂着吸人眼球的门帘,晕黄的灯光下,榻榻米上的坐垫,色香味俱全的烧烤,搭配少许日本酒搭配一起享用简直是人间美味。

两个人都是熟客,老相识的老板把他们带到相对隐密的隔间,说句『请用餐愉快』之后,留下美味的餐点就高效率的离开了。

「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不过真的是有点时间没见了耶。达央桑。」信长边说着,边拿起白色的小酒瓶往达央的小酒杯里倒了一些。

「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达央道了声谢之后,直接一杯喝了下去。

「啊,别喝太快啦。」

前辈速度太快,信长根本来不及阻止,懊恼地说道:

「不能喝太多,达央桑明天还有工作吧?」

拿着酒杯的达央一时愣了。

一直以来,只要有人对他这么说,他一定会理直气壮地回应说:不要!只有我女朋友可以管我。

说是这么说,没在用心交女朋友的他,其实用意也只不过是想让别人不要阻碍他喝酒而已。

他喜欢喝,他想要喝,就算明天可能会头疼,他还是会继续无脑的喝下去。

但是。

达央看了看眼前的人,担心的望着他的信长。

这句话好像已经不能派上用场了。

「啰嗦,我会控制好的。」

这是不是一种改变了呢。

对他铃木达央来说,在这个人生里,可以开始接受有一个人有权利管他喝酒了。

明明以往在喝酒这件事上都是随心所欲,直来直往。

「好耶!既然达央桑已经喝一杯了,我也来一杯吧。」信长开心的笑着说「谢谢今晚美好的一餐。」

接着学达央一样的一杯饮下,满足的擦擦嘴巴。

「明明什么都还没吃,怎么知道是美好啊?」达央吐槽着说,边拿起了看起来很好吃的葱烧猪肉串。

「嗯…跟达央桑在一起吃的关系吧。」

一如以往的直球。

虽然信长在LINE讯息上没少发过,没有温度的电子屏幕上的字果然没办法和亲口说出来有温度的话相比。

原本空虚的感觉,一时之间被填补的满满的。

「八嘎,那你直接饿死算了。」达央笑着说,顺手拿了一个给信长「快点吃吧。」

「好,」信长非常开心「我要开动了。」

 

用餐气氛十分和谐,聊天不断,话题不减。

或许是很久没有见面的关系,加上两个人都是大众认证的话痨型人类,基本上没有想吃东西的话都不会停下来。

又解决了一串鸡肉串的达央,看信长面前的竹签仅有少少几支,可见他根本没有吃多少。

「喂,少说几句吧。」他又扔了一串到信长盘子里「你不心疼,我都觉得你的胃很可怜。」

「啊哈哈,说的也是啊。」

接受了盘子里的串烧,信长再度吃起来。

达央拿起酒杯小小喝了一口,瞄到眼前的人吃着东西,在望向他的时候对视的眼神突然缩了回去,他终于忍不住地放下酒杯。

「嘛,虽然有点感觉,不过我是不确定才没说。」达央无奈的说「你是不是一直在偷看我啊?」

每当他低头看菜单、啃鸡肉,或是喝起酒来时,只要他的视线没在信长身上,他都可以微微的瞄到对面那双眼睛紧紧盯着他的样子。

清澈,崇拜,沉迷。

要不是清楚信长的潜个性有浓浓”忠犬”的这块,他一定不会如此自恋的这么想。

「啊,我被发现了吗?」

「你很明显好吗?」

信长不好意思的搔搔头,微微低下头,端正坐正坐好就如他一直以来害羞时说不出话的样子。

「嗯…对达央桑来说可能没什么。可是对我来说,这个晚餐真的很有意义。」

鸡肉串仍然在他的手指间,却没有要被拿起来吃的迹象。

「这是第一次,我们不是同事,也不是朋友的出来一起吃饭。」

居酒屋的环境吵杂,时不时听见隔壁间喧哗声。但是这时候达央也没心思去管隔壁在闹什么。

光是如此,周遭似乎就静了下来。

「很久没见到面,感觉都会很奇怪。」

「达央桑被拍成杂志照片或是推特上有的一点点OCD的专辑照都非常好看,不小心都会盯着看,发呆好长一段时间,我有时候会想说干脆不管工作了去找达央桑好了。」

信长有时候都会很羡慕Yorke桑,可以一直陪伴着达央桑。

不管是创作音乐,或是一起抒发着对生活的烦闷,以乐团一起向世界宣扬OCD的信念的两位前辈之间的羁绊,或许根本不是他可以比得上的。

他可以因为照片中笑的灿烂的达央桑而感到满足。

也可以因为视频中达央桑工作顺利的脸庞而感到开心。

如果可以和达央桑站在一起,那会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开着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信长振作精神的笑着。

「告了白,可以交往,我真的很开心,每天传着讯息都是我最高兴、最棒的一件事,但没想到担心的事情变得越来越多。」

桌边的烛光摇曳,柔和的火焰缓缓的燃烧着,透过装着清水的玻璃杯,显得特别温暖。

「如果达央桑被告白…」

「不会的。」

达央直接截断了信长的话。

虽然他没有经验可以推敲出信长可能会说些什么,但此时此刻,他可以了解信长所害怕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他常常想着信长可能在想什么,那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灵魂会不会在下一刻就跟着别人走了。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其实他们想的都一样。

「我可以告诉你,不会的。」

尽管以前达央一直喜欢着女性,想着只要有一个我喜欢的女孩子乖乖地让我养着,让我给她幸福,让她依靠着我就可以了。

现在想想简直蠢到极点。

信长不是女的又如何。

就算他有他的工作,就算没办法一直见到面。

「对待这段感情,你很认真,我也很认真。」

他是一样需要我的。

「不用一个人苦恼。」

情不自禁的,达央伸手拍了拍信长的头。

这时候达央才察觉到,中间的桌子宽度有多么的狭小。

「谈恋爱的人,是"我们"对吧。」

耳朵被染红,心脏被刺激。

口腔中顿时失去鸡肉的味道,感官彷佛都被调动到只剩下听觉和感觉,身体彷佛跟着热了起来。

信长这才抬起头,看见眼中带着柔和烛光的前辈。

温柔的手,像是鼓舞着他的勇气,不断激励着。

 

是啊,谈恋爱,从来都是两个人的事。

 

END

 

蔚雨废话时间:

嗯…因为我没有很喜欢MAMO,了解不多,所以写的不是很多,只是单纯知道他喜欢搞事的个性,加上和达央的好默契,带出来炒缓一下达央纠结的情绪而已,毕竟朋友就是这样拿出来用的嘛。

如果有觉得怪怪的地方请见谅并告诉我喔。

啊还有,我并不了解声优们的作息究竟是如何,加上达央还有乐团,更加不确定。只能由广播里的内容猜测他们的状况,所以以上纯粹虚构,事实是怎样不一定的。

当然,请知道的亲告诉我喔~我会非常开心的。

我想让故事循序渐进,所以希望可以表达到,两个人刚开始,却要面临就像是”远距离恋爱”的那种感觉,一定会有不少的不安感,让他们慢慢开始甜下去吧^^

 

热度 28
时间 2017.07.16
评论(1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