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信日记 9]关于装扮……(番外)

直到听到刺耳的『喀喀』金属摩擦声时,信长发觉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站在自家门口。

回过神来,忽然发现手中正要开门的钥匙并不是家门的那一把。他不禁开始怀疑自己从结束庆功宴直到回到家一路上到底花了多久的时间没在看路。

「奇怪,是喝了酒的关系吗…」

进了家之后,随意的在沙发上放下了背包。信长慢慢地走到厨房,猜测可能是因为酒的关系而干脆到水槽边倒杯水来喝。

细长的手拿起玻璃杯,装了半杯的清水,信长喝了几口。

说是这么说,但信长其实自己知道,他根本就没有醉。

 

庆功宴很欢乐,只要混熟了大家在庆功宴就什么都会说。

关系好的就一起聊天,喜欢喝酒的就赌一把喝直到尽兴,平常工作不会开的玩笑这时候更是一个个冒出来,原本看似”善良”的前辈顿时画风变的完全不一样。

回想到这里,信长后背顿时一阵发冷。

虽然信长自己没有感觉,但录最终回时(也就是告白时),在场大多女性前后辈被他的”真挚演技”给打动,心动与心疼的心情蜂涌而出,加上依据宴会当时编剧导演参一脚的曝光信长本人非常积极的提供告白台词的意见,在他完全无法制止爆料者的嘴之后,倏然间好奇的、感兴趣的、纯粹搞事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出现,令人招架不住。

前辈A:「吶吶,信长君是不是有很喜欢的人,才这么有经验,告白词啊语气啊演得这么厉害?」

「呃…我想大家都很厉害啊,并不是我特别厉害的。」

前辈B:「信长君一看就知道是有女朋友的才知道怎么感动女孩子的心嘛是不是?」

「不不不!前辈我没有女朋友。」

前辈C:「现在的年轻人都是先上再说了,精力旺盛也不太好啊。」

「……」

想想就是一场灾难。

当时到底是怎么脱身的呢…

真是死也不想再回想起来了。

回忆至此,信长忍不住大大的灌了一口水,心想把那些事情和水一样吞的无影无踪。

不过,这一切的源头,也是他自己搞出来。

脑袋里混乱的众人,一下子换成他好不容易告白成功的前辈,令信长不自觉地弯起嘴角。

达央桑,真的是很温柔的人啊。

即使搞不清楚状况依然会坐下好好听他配音的温柔;即使乐团时间迫在眉睫依然会好好响应他的温柔;即使有点不好意思也会好好给他一个拥抱的温柔。

达央桑简直是太温柔了啊。

玻璃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冷落在桌边,懒懒窝在沙发上的信长想起几个小时之前与达央相处的片段,光是想想还是有点不敢置信,逐渐沦陷于记忆中,完全注意不到他周边的变化。

『…铃铃铃~』

手机铃声越来越大,当信长反应过来想要从背包摸索出手机的下落时铃声已经停止,呈现来电未接的状态。

「咦咦咦咦!」

好不容易掏出手机的信长,余光瞄见屏幕画面未接来电对象的第一个瞬间,差点把手上的金属物体掉出手掌之外。

蓝色的主题色上,清清楚楚的写着--温柔的前辈。

「达央桑怎么会打电话给我!」

就算是过去搭档配音,大家习惯利用短信或是Line讯息已经是再常见不过的默契,相对打电话对他们来说少见许多。

更何况是达央。

一时之间混乱起来的信长也没多余的心思思考他反应出来的这句话有多么值得吐槽,紧张盯着手机的他顿时脑袋开始当机,完全运转不起来。

为什么达央桑会打电话过来?

现在要不要打回去?

拿不定主意的信长就这样看着手机,手指犹豫地在电话键上打转。

而现实似乎根本不给他时间思考。

下一秒,又一通电话来了。

来电者,温柔的前辈。

信长根本没给他的脑袋有任何思考的时间,近乎是一打来,立马接的立即反应。

”温柔的前辈”似乎根本没被他这样的模式吓到,一声正正经经地呼喊瞬间让信长瞬间紧张起来。

「喂。」

「是!」

手机传出来的声音,一副彷佛正经围坐的学生面对严师好好上课姿态的乖巧感,让达央”噗哧”一声的笑出来。

「哈哈哈…」

「达央桑?」

信长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戳到前辈的笑点,坐在沙发上的姿势更加挺直,耳朵敏感的听手机对面的任何动静。

达央也没笑多久,与往常一样似乎知道信长在想什么,彷佛看得到他此时紧张的样子说道:

「紧张什么,以前讲电话不是都很厚脸皮的聊个大半个小时吗?」

听见是平常熟悉的语气,信长更是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开始和前辈东聊西扯。

「那不是聊天啊,达央桑,我明明每次都是在说工作。」

软软的声线从手机中传出,委屈小动物的既视感浮出脑中,达央顿时好像精神来了一样,笑着接着说道:

「喔?那是谁每次讲说了十分钟左右的工作之后,都把话题全部绕到我的行程表上不放的?」

「嗯…」早有抖S上线预感的信长,虽然不是工作时段也不是公众场合,仅仅私人时间的现在他还是习惯性地陷入如何回答的思考中「那时候只是身为后辈的关心。」

可是他却不晓得这种保守性的回答,最容易开启达央的恶趣味开关。

「那时候啊~」尾音长长的,使坏的某人彷佛在考虑着接下来该投下什么样的炸弹「那现在呢?」

「现在…」

信长停顿了。

朋友?

亲友?

恋…人?

一个个称呼从脑中跑过,但是好像不管是哪个好像都很有问题。

他跟达央桑已经是朋友了吧。

他跟达央桑可以达到亲友的关系了吗?

接了吻应该就算是恋人了……吗?

「现在应该是…」

虽然以上三种关系信长都可以很笃定的说自己有资格,但是关键人物达央桑印象中似乎什么都没有承认过。

如果随便胡说了一个会不会引起达央桑的反感?

现在达央桑和他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你啊,说你只对二次元感兴趣还不承认,连三次元的方法都不知道了不是吗?」

短暂的沉默之后达央也没再多说什么,圆滑的语气似乎也没多么在意。

隐隐约约的,信长觉得自己似乎是听到了电话中传来前辈轻微的叹气,想要追问下去的当下,对方却可以预料到信长的反应一样,并没有在继续坚持这个话题,反而开始家常了起来。

「工作结束了吗?」

「是,庆功宴在半个小时之前结束了,我刚回到家。」

既然前辈没有想继续的想法,信长也不打算再说。

只是他还没想懂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三次元?

「达央桑呢?已经结束了吗?」

「嘛,算是比较轻松的吧,只是在对对大家的行程而已。我可是很早就回来,早早洗完澡,早就躺在床上了。」

脑袋飞过前辈躺在床上性感的样子,脸有发红的信长万分庆幸现在只是在聊电话,开始说着关于庆功宴的各种悲惨事迹。

「一直被追问为什么那么会告白什么的,前辈们真的很积极啊,明明平时每一位前辈都很善良的啊,怎么会突然变个人?」信长瘫躺在沙发上,回想起来又是一阵疲惫「啊~真的好累。」

「你和这个世界评价的『温柔』、『善良』的观念绝对有出入好吗?连我都可以『温柔』了,那还有不温柔的人吗。」

但是应该心疼的某人却没有给予半点的安慰,想到信长被戏弄更是觉得趣味十足,开始悠悠哉哉的落井下石:

「那是你活该,谁要你挑在那个时候说的。而且话说回来啊,」达央放慢了语速,正经的一字一字说着「信长的告白词是有经过编剧导演的修改对吧,所以说你对我说的话不完全是你的全心全意?」

「不不不,达央桑,绝对不是这样的。虽然XX桑也有参与其中,可是我想这部分我绝对没有偷懒。」

「感觉就像是假的样不够真诚呢。」

但是某人似乎没有有想要听他的辩解,继续自顾自地无视说道:

「还有啊,一般人会想把自己的告白内容全部公开吗?你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这样才会让达央桑吓一跳嘛~」

「要吓一跳也给我换一个更妥当的方式啊!」

默契的突然就进入了工作聊天的吐槽模式,电话两头的人相互没反应过来,听到对方这么说就跟着这么做了的条件反射下,双方不禁一起笑了出来。

「哈哈信长你真的是被我影响太多,明明已经很久没一起合作了吧。」

「一不小心就说出口了嘛。」

和久违的前辈聊天果然很开心,明明即使平常只是收收讯息、看到对方婉转的关心和鼓励就很满足了。

果然,我还是很贪心的。

「达央桑,关于晚上的事我想了很多。」

「什么?」

其实仔细想想,信长承认自己有很多没有对达央桑考虑过的细节。

「庆功宴的时候,我才想到告白的时候,有很多地方没有想到达央桑的感受,这并不是一个适合的最佳场合。」

比如说,这份专属于达央桑的告白词曾有别人的参与,并不是他一个人完成的。

比如说,这份告白是会被永久收录以供应贩卖,会有非常多的人听到,所有买到这张CD的粉丝都会听见,这将会成为一个公开公布大家都知道的内容。

对于重视情感交流的达央桑来说,如果心理上无法接受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每一句说的话我都不会收回的。」

不过,信长却不怎么后悔。

任性是任性了点,他却不曾想过反悔。

决定的当下,信长想对达央证明,他并不是对这段感情抱着随便的态度,他可以在公开的场合,诉说自己最真实的感情。

就是因为喜欢。

就是因为困难,因为这份感情与其他人不一样,才需要更大的行动证明。

证明,他对喜欢的人的认真。

证明,他绝对不只是说说而已。

 

一时间,口条极佳的达央也没有说话,两个人再度陷入了沉默。

似乎气氛有点怪怪的,信长看了眼墙上的时钟,顺着恰当的借口想溜的说道:

「达央桑,那个,时间好像有点晚了。我先……」

「不准挂。」

一听就知道是在那边尴尬症犯了。

达央又叹了口气。

「原本我只是想以稍微愉快一点的气氛厘清这件事,你那么正经如果我又说不出话看你怎么办。」

「达央桑?」

原本闭着眼睛,躺着和信长聊天说话的达央,此时摆好了枕头以背靠着坐了起来。

「我没有不满,你的方式也足以让我吓一大跳。」

温柔缓慢的声调落在信长耳里,顿时宛如甘霖,细腻的声音魔法般的缓解了他的紧张。

「了解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就像在模拟角色一样,想要了解,想要懂,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信长点点头,又忽然想到现在在讲电话,对方看不见,立刻说了句「嗯。」

「既然你已经告诉我你当时的想法,那我可以很直接地告诉你。」

 

--「我不在意。」

 

或许谈恋爱的时候人都会有些神经质,想要在喜欢的人面前保持不变,或是变得更好,担心被讨厌,害怕被误解。

「开头就跟你说过了,到底紧张什么啊。多信任我一点啊。」

在信长还是有些担心达央桑会不会以为他的告白只是戏弄。而现在什么都豁然开朗的当下,顿时心情为之一松,说话的声音再度恢复平时的开朗。

「哈哈真的有点害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信长全身靠着沙发,身体一股瘫软的不想动「但是现在听到达央桑的话,真的好多了。」

信长的声音,对听久了的达央来说,此时有些掩饰的抖音反而更加明显。

他的不安,达央是知道的。

所以他才会想要在今晚打了这个电话。

因为他和信长一样,重视这段,既难得又珍贵的感情。

 

爱情是交流的。语言是必要的。

就算行动表现的再有力,都会因为一点点的缺少而感到不满足。

「真是的,你听好了啊。」

相对的,一旦填补上。

「你的告白就算全日本、全世界的人都听过了。」

「真正懂的人,也只有我一个。」

即是一个新的爱情的开始。

「所以啊。」

「信长。」

仔细专注听着达央说话的信长,忽然听见被叫到自己的名字,心脏不禁漏跳了一拍。

 

「做好被我爱着一辈子的觉悟吧。」

 

END

 

嗯…因为是达央场合,所以还是别为难他直接站在小信长面前了吧

自己看了好几次信长的告白,深深觉得有些吐槽的地方,就请达央为我代言了ww

最近看到小寺结婚,心情很复杂,想到不知道还有多长时间和多少热情能为我喜欢的达央和这对美好的cp写东西,实在觉得珍贵了起来

我想一直爱着他们

也想他们可以一直活耀下去

 

哈哈,希望大家可以看的愉快喔ww

还有,谢谢@温玖的回复,其实本来我没有打算写这个的,因为某人的个性www

总之谢谢你给我的动力

 

热度 31
时间 2017.07.09
评论(9)
热度(31)
  1. 温玖蔚雨 转载了此文字
    蔚雨的意念@太强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