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信日记8]关于装扮…….(下)


七点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路边上的路灯一个个自动发出光芒,即使身处于暗巷的角落都暴露在亮光之下,令夜晚的街道显得格外明亮。

几片落叶随风飘过脚边,身穿简单休闲服的达央下了公交车后轻轻的踢开枯叶,安静地走了几分钟的路后,便看到了他的目的地。

虽然衣装简单,达央内心的波动可一点都不简单。

稍微看了下眼前的工作室大楼,他不禁有些感慨。

就算信长没有发此处的详细地址,过往常常来到这里进行配音工作的达央也可以毫无悬念的来到这里,毕竟在乐团尚未受到世人瞩目之前,他是在这里慢慢累积自己的实力的。

那些曾经在这里注入过声音的角色,是耗费他多少的努力和琢磨才出现在大家面前。

眼前的白色建筑,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留剩满满的怀念。

 

但正因为了解工作室,正因为过去时常光顾的日子,达央此时苦恼了。

如果以前规则没改变的话,一直以来在出入口处都会有服务台的人员检查工作证,以过滤各种可疑的事外人士,以确保闲杂人等的进出。

现在好了,他要用什么理由进去?

「晚上好~」

达央抬起头,这才看见玻璃的自动门后,那位原本在服务台边的值班人员正挥着手,示意他的靠近。

「麻子桑,晚上好。」

「好久不见了呢,达央君。」

走过了自动打开的玻璃门之后,达央这才认出,眼前的女性是他以前在工作室工作时段常常负责值班的麻子姊。确切过了多久已经忘记,不过来人脸上一如既往的笑容,其中的熟悉感令他放松了不少。

「达央君真的很久没来了呢,现在生活还顺利吗?」

「这点请不用担心,谢谢你。」

「好吧,本来还想和你好好聊一番家常的,不过,」麻子从后面柜子里的抽屉拿出了一个工作证,一脸狡猾的呵呵交给了达央「这是我被委托交给达央君的,顺便吃了一餐,谢谢你啊,达央君。」

达央无语地接下了证件,更加困惑信长对他的邀请目的。

疑惑归疑惑,其实他感到有点意外。

一向粗枝大叶的信长竟然会注意到这种细节,预先打点好了出入证明。

此时此刻,看着手中的蓝色证件,达央心中开始鼓舞。

原本不安的情绪被抹平了些,不可思议的慢慢平静下来。察觉自己情绪如此变化之大的达央对此深深感到不爽。

…这样被动的角色真的很讨厌啊。

=================

来到配音室外时,连一点”有没有走错”的想法都还没来得及冒出来,达央远远就看到玻璃帷幕内那个与众人相比高上一颗头的信长。

不过此时信长似乎没有其余的注意力关心配音室外面的情况,一手拿着台本的他正默默地四处走动,低着头念念有词,即使旁边的人都在闲聊似乎也没有上前一起聊天的意思。

现在似乎是配音前的准备时间。

…现在好像也没有机会跟他说我到了吧。

达央也很清楚,不管是声优还是演员,最注重的时间除了配音的当下,不外乎还有开场前的心理调适,进入角色之前的预备时间因人而异,这种时候他还是做好一个模范前辈应该有的样子吧。

…不过,他到底要我来干什么?

旁边几个以前认识的监音助理小姐,在看到达央来到现场纷纷上前和他搭话聊天,因为算是旧识达央也没怎么拒绝,一边等待着越来越接近的配音时间一边耐心的附和着。

「话说回来,信长君今天意外的专注呢。」

「对对,今天非常早就来了,说是要先提早适应现场的感觉,虽然以前也很早到,但今天感觉特别不一样。」

原本拿着助理们热心给他的一份剧情大纲,草草看着这部青春校园恋爱喜剧的典型四人故事的达央,脑袋进入的信息一变之后,自动的抬起头来,黑色粗框后的眼睛不自觉的有神起来:

「信长他做了什么了吗?」

因为达央的响应,对方一伙顿时变得更加热情,一瓜子的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部都说了出来。

「做了什么?嗯…阿对,信长君今天完全没有跟我们聊天不是吗?明明平常除了和配音的前辈们还有我们大家全部的制作团队都会很热情的聊聊,联络感情什么的,今天却只有开头的打招呼,这应该算是很奇怪吧?」

「那个不一定啦,说不定是因为今天要录最后一幕,他紧张怕失常才会这样。」

听到这里,达央转过头望向玻璃帷幕的那一侧。

信长还是和刚刚一样,低头盯着自己的台本不放。即使和他人有接触,仍然手持着台本的姿势很明显也只是在对台词,对完之后说了声谢谢就又回到原本的模式继续磨。

就算达央和信长合作时也没看过信长表现出这样极其慎重的态度。

那家伙…有这么紧张吗?

「啊还有,昨天晚上时我听到信长君和编剧作家XX桑讨论很久很久,不知道在说什么耶?」

「我知道喔,信长君是在和xx桑讨论台词的问题,好像最后改了不少地方的样子。嘛,毕竟是最终回信长君才更加慎重吧。」

达央回过神来,又看了看手上的剧情大纲,再看看助理们在评价着信长时的神情,即使是在他听不到的此处,依然是满满的敬佩。

与过去和信长搭档的时候相比,那个只是开金属罐开口就逗乐一伙人的脱线后辈,经过不知道多少时间之后,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那个达央很久没有在一起共事的后辈。

…果然成长不少了啊。

 

 

「好,大家准备了。先来试音几段吧。」

位居于玻璃帷幕外的监督带着耳麦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对应的声音频道。

「信长君,你先来。」

「是。」

远远看着主役的信长缓缓走向前方的麦克风中央位置,其余的声优伙伴默契的纷纷退后,各个关注着他的表现。

达央也忘记自己是基于哪个理由的跟助理们要了一份耳麦,搭上频道的听了起来。

既然来了,就顺便听听吧。

耳朵包裹着,眼睛凝望着。

事实上,达央期待着信长的表现。

就像是在累积着能量一样,即使是仅仅试音的阶段,信长也没有摆出随意的态度,胡乱演出几句台词。

聚精会神的,就像是累积着长久以来的情感。

在一阵沉默之后,大家的注目当中,骤然爆发。

--「我喜欢你。」

达央可以感觉到,就在信长演出完这句话之后,身边的其中一个助理狠狠晃了下椅子。

就像是原本平静的情绪受到波动。

一般是什么样的情况下最能感受到人们的感情?

就像恼怒、痛哭这样极端的情绪,那样的毫不做作,不需要任何的伪装,一个人爆发出来的情感,最为真实。

而现场或许没有人会反对,一个平时笑口常开,相处在一块儿宛如开心果的人,在此刻是多么的不顾一切,将自我的感情释放殆尽。

仅仅一句话。

「……表现很好,信长君。」

XX桑似乎感到很满意。信长向前鞠躬,抬起头时,下一秒和达央对到了眼。

就像是意外的眼神对撞,没发出什么表示的信长迅速转过身,快速回到后方的座位上,继续沉默地盯着台本,搔搔了自己的脸颊。

这样不明所以的举止,瞬间让达央将手掌盖住自己的脸。

……这家伙在害羞个什么鬼!

不论信长到底是因为害羞台词的羞赧程度,亦或是因为在自己邀请来的前辈面前展露出羞耻的部分,已经将手从自己脸上移开的达央心情开始复杂起来。

尽管看着一个个上前的声优们陆陆续续完成试音阶段,心思也无法完全的专注。

虽然说他一直觉得信长的脑回路异常的特殊,有时候对话起来不但耗人脑力又损人的情绪低落,但真的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感到挫败过。

--所以说,我是要在这里听他『告白』吗?

此想法迸出的脑海瞬间,一切似乎突然开始混乱。

先不论一般人听到告白会有什么反应,但会有人用『邀请人去听他表演告白』这种方法吗!

岛崎信长你到底是有没有听懂!

无奈涌上心头,无法说明白的无力感充斥在脑袋中。

要不是信长现在位居于配音室深处,虽然看得到却是远远的另一头,达央真想剧烈的摇晃他脑袋,顺便切开看看里头长的是什么构造。

「……唉。」

「咦咦?达央桑,发生什么事了吗?」

「什么都没有。」

实在无力回应。

原本垂下头的达央听见监督开始正式配音的号召声,助理们低声兴奋地陶醉声,默默地抬起头,看着对面的信长已经站在麦克风面前,准备开演这个故事的最终回。

虽然表情似乎有点奇怪。

已经没有多余心神关注信长到底在想什么,就像被打败了一样,达央还是尽力打起精神的调整了下耳机。

…算了,都到这了还是听听吧。

心想至此的时候,凝视着信长表现的达央,在准备就绪之际,看见了对方同时回望了他。

「临时约你出来,实在很抱歉,再拖下去的话说不定就再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的机会说了,你能够答应我任性的要求前来赴约,我真的非常高兴…」

嗯…语气很到位,够真诚的。

「你先别说话,听我说完,不管我说什么,都先听我说完。」

「我们认识已经很久了,从认识的那天开始我一直认为你就像是对我非常好的亲人一样,照顾我,纠正我,尽管我常常粗心大意,你常常抱怨个没停,对人说只是认识顺便而已,却从来没真正的抛下我。我真的很开心。」

低头翻了一页台本的信长,又再度抬起头,视线边望向前方边时不时的扫过手上的台词。

就像是见面会的配音现场,悉心照料着粉丝。

「但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或许是ta…或许是那时候,就算埋怨还是帮我收拾烂摊子,你是这么一个温柔的人,这样的感情逐渐从崇拜增长,蜕变成一种我根本…根本说不明白的感情。」

虽然信长中途咬词了一小部分,在面对面告白时却也可以视作笨拙的害羞举止,令助理们听得情绪逐渐高涨,一个个嘴角微弯,就像是中学生们真实的告白对白一样。

达央却不知怎么的,心脏的跳动开始加快。

「看到你开心我也会开心,看到你没有平时的样子我会想着该怎么犯傻来让你笑,你的情绪一直一直的影响我,好像…好像…好像你可以一直笑的话我就没什么好遗憾似的。」

「嘛,哈哈说这种话真的很难为情。」

近乎没怎么看台本的信长,此时低下了头,没拿本子的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又顺顺自己的头发。

紧张的样子一目了然,但达央此时此刻完全没有打算等会儿逗弄他的心情。

对嘴巴握拳吹了口气,处理好自己的呼吸之后,信长看了眼台本,再度回视达央。

「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想过有说这样的话的一天,我真的很想很想说,可是…可是我担心你会认为我是不是哪里有问题,而且我怕你会对我开始产生距离,那种,对我感到陌生的样子,不再像以前那样互相信任的样子。」

「那是我最不想看到的,所以…所以…还不如,保持着之前原本的样子就好了。」

虽然信长自己似乎没有意识到,但达央可以看见,他原本紧张的表情上转变成苦笑,嘴角上扬,却听不见那开心的笑声。

「只要可以一直维持着像这样互相关心互相打闹的关系,当着要好的朋友,吃喜欢的东西,玩喜欢的游戏,被你教训被你称赞,或者再一起做各种的表演,这样我真的可以感到非常非常…非常的满足。真的。」

信长情绪开始激昂,气音开始加重,一整句话就像是即兴,感情更加真实。

低头看着台词内容的助理们摀着嘴,期待这即将到来的重头戏。

达央不禁有些红了眼。

「我…我啊,我都已经想过,要是哪一天你带着喜欢的人要给我认识,我绝对可以说着想好的台词,开心的祝福你,祝福你快乐。」

「因为对我来说,没有比你开心更重要的事情了。」

好不容易『配』完这句话的信长,向后退了一步,吸了下鼻子,轻轻咳了几声。

过程中,达央全部看在眼里。

喉咙开始发酸,双手轻按着鼻翼,凝视着对面回到麦克风前的人。

「我…我为什么会现在会想说出来?我原本打算把这件事带进坟墓里,一直一直当你的朋友。我本来打算这样的,常常在晚上的时候,一个人的时候,想着说--是不是没说的话,现在这样的缘分下辈子也可以持续下去?」

「哈哈我这是不是太贪心了?」

说到这里,信长又忍不住的低下头。

听到这里,把手中的纸页捏凹的达央忍不住轻声了喃喃自语:笨蛋。

「但是,真的很久了,很久了。」

信长缓缓的抬起头。

透过玻璃,穿过好几个工作人员,对着位置最远的那个人,在对视之间,就像是努力聚集着力量,控制着微抖的声道,轻声而笃定的说道:

「我喜欢你。」

 

 

后续是女主角的时间,女主役上前开始响应,只是具体详细内容达央近乎是左耳进右耳出。

信长自从结束自己的部分之后,头也不抬的回到后面的椅子上坐着。

脸红红的,说话还带鼻音,情绪似乎仍在,几个人在他旁边安抚、拍肩,一脸笑容的称赞他配的很好,太入戏什么的。

只有信长自己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看起来像是在配音,配一个对早已喜欢上很久的女孩的感人告白,但是他的用意不在这里。

这段台词他和编剧作家讨论修改了很多,他看了一遍又一遍,念了一次又一次,每次在读的时候都会惊慌失措,心跳加速,心想到时候情绪整个乱掉完全讲不出话该如何是好。

会那么紧张,是因为话里的内容是他真实的心情,是因为诉说的对象会在现场。

况且他很大胆的找了一个很多人在的场合。

即使不知道,他也想让达央桑了解,他的感情不是随便说说。

他可以在众人面前说出口的。

 

向周遭的前辈道过谢之后,缓和情绪的信长,有些紧张的抬起头,看见位置上已经没有原本的那个人,瞄到外面的门口,达央已经双手抱胸站在那里望着他,接着便走了出去。

信长不禁吓了一跳。

就像忘记紧张一样,信长放下了台本,不慢却快步的跟了出去。

 

=======

 

信长没有找多久,走廊过个转角就看见他要找的那个人。

对方似乎早已料到他会跟出来,一脸就是在等他的样子。

稍微观察了下,发觉对方比想象中还要平静,没有笑却似乎也没有开口的打算。

信长知道,达央桑那是在等他说。

「达央桑,那个…那个,谢谢你来。」

原本消退的情绪再度浮现,他还是很紧张。

「嗯,你刚刚有说。」

达央的语气没什么变化,就好像平时讨论台词的工作语气,很平常。

这下信长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响应。

告白是告白了,可是现在究竟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你知道你刚刚差点话都说不清楚了吗?从耳机中听的东西很模糊,咬字还咬了好几个,多了太多的没有意义的冗赘词,你以为声优的工作那么好混啊?」

咦???

眼前的前辈一副正经的解释刚才表现的缺点,信长顿时反应不过来。

「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还有,气音太重,既然情绪上来已经影响到你说话了就多到旁边喘会儿气嘛,这又不是现场配音,着急什么啊。」

这不是平时工作模式的达央桑吗?

这样是不是有点怪怪的?

信长有点懵,脑袋一时转不过来。

「不过既然xx桑(监音)认为你的表现ok我也不反对,不过这种好运没下次了。你到底明不明白啊?」

难道达央桑真的以为我在配音而已吗?

这不是超级牙白吗?

「达央桑,你…」

信长还没有说完,背后忽然有人叫了他的名字,焦躁的情绪有些冒芽,但他不得不中止,转过身看向来的人是谁。

「信长君,你在这啊。配音已经结束了,xx桑说要开始进行修改,有些地方要重配。」

虽然配音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录制,只要是习惯声优行业的人没有一个会意外后续这样的过程。

只是信长此时恨不得自己像多名神乎其技的前辈那样,完成一次成功的配音。

「啊,xx桑说信长君你刚刚配音的非常棒,想必修的地方不会很多的。」

以为信长是在对自己的表现感到在意,来人不禁多加安慰了几句。

某人彷佛只是更加坠入了不明低沉的漩涡。

了解对方的好意,信长也没多说什么,向通知的人道了谢之后,慢慢地转回视线,看向还在原地的前辈,稍微捶捶头,一时之间脑袋更加混乱,纠结着到底如何才可以在短时间彻底表达清楚。

「嘛,我还是比较习惯你这样。」

在苦恼时,没想到达央桑竟然先发话了。

因为时间已经快到前辈的乐团时间,他还以为达央桑顶多是礼貌性地道别而已。

「憨憨傻傻的,好像谁牵就会跟谁走一样。突然像今天这么…

倏时一阵猛力,信长胸前的衣服被达央一把抓住,大力的将他往前拉,在没有预料之下令原本相对高度较高的信长完全没有抵御的腰部微弯,一头向前栽了过去。

「!」

达央直直面面吻了信长。

撩人的双眼已经闭上,唯一给予他就是唇上的触感。

软软的,就像是棉花一样。

却好像怎么样都不够。

信长也不知不觉地闭上眼睛,慢慢沉浸在心中酝酿到满出来的,甜甜的滋味。

能和喜欢的人相互喜欢,心灵相通,真的是奇迹。

 

「所以我说你很狡猾啊,把我约到这,然后边听你告白边犯傻。」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两个人已经结束了吻,相互拥抱在一起。

分享着炽热的空气。

沉浸着达央桑胸前温暖的气息,令信长忘我的没有反应,窝在脖子侧边,双手抱得紧紧的,撒娇似的完全不打算放开。

彷佛在说着:今天告白的是我多加奖赏我一下!

达央就像是懂得他的潜意思,没像往常推开他的肢体接触,一边拍拍他的背鼓励着一边小心的不让信长看到自己的表情。

想也知道,现在他的脸一定很红。

因为他也喜欢信长,因为他也苦恼过,因此对于信长告白行动的大胆举止其实他是非常敬佩的。

对于做声音为行业的他们来说,不仅仅是习惯各式各样的甜言蜜语,更多的是,对于语言能够传达的珍贵。

就算是一般的异性恋也不一定有勇气做到的事情,达央自己搞不好也没胆子做到,信长却敢再一群人面前,哆哆嗦嗦的对他告白。

可以想象到之前他对今天这场『工作』战战兢兢的样子,尽管最后言词不怎么犀利,整段下来也是赘词多的要命,但却打动人心。

至少,达央完全感受到他的用心。

「嘛,等着我给你的回应吧。」

「嗯?」

那一天,我向全世界传递的一刻。

 

END.

 

恭喜撒花!!!

 

希望可以表达出来我想表达的东西

到底需要多少的勇气才可以在众人面前表达对喜欢的人的喜欢呢?

我相信信长是办得到的!!

 

希望我可以写得更好ww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ww

另外预祝:servamp见面会销售大卖!!
我已经被达哥迷的要快死了啦www

 

 

 

 

热度 34
时间 2017.06.29
评论(13)
热度(34)